月影_Slytherin

=月影

seer/HP/pm/LotR/AC/Zelda/逆转/水浒

半个画手半个文手

斯赫/贾迪/宋吴/御冥/神千/夕心/玻海

于是海森堡后来会想,我们描绘的那些图景,究竟是电子有轨道与无轨道的争辩,还是期望与无期望,爱与不爱,崇高与破碎?在哥廷根的玫瑰小径里,在哥本哈根的森林小径中,我学到的究竟是知识,还是模糊,无从分辨的热烈的情感?我学会的究竟是丹麦语和滑雪,还是BKS理论与它的漏洞,还是永远不可能复制的一种相互作用,壁炉前的谈话、森林中的散步,我触及的是你无以停止的,天性中的表述需要,还是那种“语言”,那种你带来给我的新的语言?我们的原子,我们的二十年,究竟是不是存在的?既然观测存在固有的缺陷,那么以上的一切,在另一个世界的观察者眼中,会不会都是无足轻重的一抔土,做布朗运动的浮尘?走到现在这一步,我们的罪与功名在哪里可以洗清?


最近在自己的坑里写了玻海,因为有为了贴合主旨修改历史的成分,就不放出来了,放这段意识流和今天的摸鱼,算是入坑两年的报道吧

〖关于物理的脑洞〗

离枝少女:

他坐在实验室里,捏着一叠草稿纸。稿纸上的字很好看。
我穿着睡衣,杵在门外,轻轻叩响了门。
“我可以进来吗?”我轻声说道。
他快步走来,深褐色的眸子里闪着实验室里清冷的白色灯光。
“你说呢?”他拉开门,“这么晚还不睡啊。”
我走了进去,他顺势拉住我的手,将我一把抱住,下巴抵着我的额头。
“真想就这么一直抱着你。”他说道。我轻轻点头。
他揉揉我的头发,心疼的说:“你最近下滑很快,怎么了?不开心就跟我说,有我呢。”
“浮力的选择题跪了很多。”我答道。
他轻叹一口气,宠溺地说道:“是哪几个小喽啰那么不听话?还敢拦你?没事啦,以后加油就行。”
“嗯,知道了。”我应道,“先走了。”
他松开了抱住我的双手,说:“不开心就想想我,我会给你力量的。”
我拉开门,门外骤降的气温让我很不适应,我下意识地拉紧了衣服,双手放进口袋里捂住。
“啪嗒。”
门好像被谁拉开了。
我正准备回头,一件带着余温的外套突然披在了我的身上。
手被人轻轻一拉,我撞在一个人的胸膛前。
他伸出手,将我紧紧环住。
我仰起头,正对上他看我。
“我猜对了,果然是你。”我轻笑道。
他上身只穿着一件深蓝色的短袖。身上的热气透过单薄的衣服传了过来。
“看来,你不能没了我呀。”他柔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