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影_Slytherin

=月影 个人马克转载囤货处 HP/pm/LotR 半个画手半个文手

【AC3】When we back home together (父亲节贺文)

金色的QAQ

花未央人未葬:

*幼康和海参爹_(:з」∠)_


————
他们都没有想到风雪会来得如此突兀,就在刚把箭射向兔子时,飘飘扬扬的雪花从天而降,接着如同侵袭般在林间肆虐。


深蓝色的背影在风雪中模模糊糊,年幼的康纳试图努力跟上他,却发现男人越走越远...... 终于他喊出声来:“Father——”
在风雪的呼啸声里那声音有些微弱发颤,但男人转过了身来朝他靠近。
他的脸在视野中逐渐清晰起来。


“抱歉儿子,我把你落下了。”


康纳伸出手拉住了男人的衣角。他的父亲海尔森脸上露出了少有的带有歉意的笑容,把他抱在了怀里,解下了深蓝色的披风罩在他身上,他一时觉得有些惊讶,又沉浸在海尔森颈间的温暖之中,不禁用脸贴近了他的父亲。


他能感受到父亲的双手交叠在他的背后,阻挡着迎面的风雪,将他们的体温融合在一起,他们共同抵御着眼前的寒冷。


“康纳,我们要跑起来了哦。”康纳轻轻地点了点头,抓紧了父亲的披风。


三角帽在寒风和海尔森的步伐里被迎着吹向森林远处。康纳的手越过海尔森的肩头想要抓住它,但无奈它以飞快的速度渐渐模糊。


“别管它了,康纳。”


海尔森抱着他,奔跑的步伐越来越快。
他们一起朝森林边缘跑去。


————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当康纳睁开眼睛的时候海尔森的步伐已经慢了下来。四周已经不再是树木光秃而漆黑的影子,他们脚边穿过矮小而翠绿的灌木丛。


风雪渐小了,几片雪花轻轻地落在他父亲的肩上。康纳将它们吹落,接着他像是很不好意思般的扭了扭身体。而海尔森立刻就领会到了儿子的意思。


“你刚才还睡得很好呢,my son.”海尔森的声音依旧是他熟悉的声调。
接着康纳就感觉了自己的脚接触到了地面。
他伸手去解围在他脖颈上打了个结的深蓝色披风却被一双手阻止了。


“留着它,儿子,现在解下来会比先前更冷。”
康纳松手让迎面的寒风将它吹起,就像以往它飘在父亲的身后一般。


“现在得找个合适的地方休息。”
康纳朝他们来的方向望去,他们离家已经太远。


————


一个篝火在海尔森的手下生起,暖黄色的光温暖了周围的空气。
这是父亲第一次带他出来狩猎。虽然他很想告诉海尔森他和母亲还生活在部落的村子时就学过怎么用陷阱来抓兔子,可是当他第一次看到海尔森拉起长弓认真专注地凝视着猎物时,他觉得这比拿嫩草诱骗兔子有趣多了。
周围的灌木里有小型动物爬蹿而过的响声。海尔森看到康纳敏锐地转过头去,然后扑向右边灌木的边缘。


那是只体型很小的松鼠,被压在康纳手掌下的时候害怕地发出一声尖叫,接着蹬动两条腿想往外钻。而康纳抓住了它毛茸茸的棕褐色尾巴提了起来。
“我觉得它不能吃,康纳。”海尔森的语气里带着调侃的笑意,“它太小了,让它因为填不饱你的肚子而死是种罪过。”
“Father...我能把它带回家吗?”
他的儿子总是带给他惊喜。
“但它看起来并不喜欢你,儿子。”
松鼠还在半空中挥动着四肢,康纳把它靠近自己的怀里,但惊慌失措的小东西顺着爬向了康纳的肩膀,然后踩着跳了出去,接触到雪地的一瞬间便飞快地跑远了。
康纳清澈明亮的眼睛还盯着松鼠跑掉的方向。看到儿子失落得有些认真的表情,海尔森一瞬间想到了吉欧,康纳和他的母亲如此相像,他觉得自己很幸运。
康纳这个名字是他取的,当他找到自己儿子的那一天,发现他成长得健康茁壮,还能说一口流利的殖民地语言,这一切都是吉欧的功劳,让他能再次返回来拥有之前失去的——家庭。
只是当他知道吉欧死于一场可怕的意外时,他开始不断回想那个有着神秘清澈眼睛的,算不上是他妻子的女性,当初那双眼睛吸引着他追随向森林深处——


海尔森的注意力又回到了眼前的篝火。
“你是怎么做到的,康纳,怎么判断到猎物在什么位置的?”他想试探和训练儿子。
“我能看到它红色的身影,只要我专注地看,一些人和东西就会被标记上不同的颜色,即使穿过墙壁和树叶也能看到。”康纳认真地描述着,“不过似乎部落里的其他人并不能。”


他有些惊叹于儿子的天赋:“康纳,这是个特殊的能力,能帮助你判断很多情况。”
康纳对此产生了兴趣,“那你也有吗?”
“我和你的祖父都有这项能力,这是种特殊的血脉遗传。”
康纳的眼睛变得闪闪发亮,他一直想找到自己和父亲相像的地方。“你在我的眼睛里是金色的,Father.”他小声补充。


海尔森坐了下来,烤着身上衣服潮湿的部分。康纳从麻袋里掏出了之前射杀的兔子,用小刀剖开并剥下了灰色的兔子皮。他用母语在说着海尔森听不懂的像是祈祷的话语,然后小心翼翼地把兔子穿在了架好的枯枝上。


————


现在是他追不上康纳的脚步了。他十岁的儿子在雪后的森林里流利地穿梭,留下一串小小的白色足迹,不时被跑过兔子和狐狸吸引住目光。          
直到那孩子好像发现了什么新奇的东西,朝跑去奔去,他听到树枝被踩动时的响声,几秒钟过后他便在一棵高大的树底下仰视他的儿子了。


天渐渐变晚,光线也快被地平线吞噬殆尽。康纳稳稳地站在树木的枝杈上,尽力把视野扩大向庄园所在的地方。
在视野企及的不远处出现了那个熟悉的屋顶,他向父亲露出了他们之间心意神通时的笑容。回想到以前他也曾爬上那里,然后眺望着他现在所在的这个方向。
海尔森觉得那个笑容里那孩子背着霞晖的脸像是裹在一层金黄色的蜜糖里。


————


康纳已经能够看到庄园屋子外静静挂着的秋千,大门前那个他曾坐着等候父亲归来的台阶,他二楼房间的窗户.......
他花了一段时间来适应没有族人和伙伴的生活,对跟着海尔森来到这里也有些后悔过。他的父亲不能时时陪在他身边,他刚来到时半夜睡不着便坐在门厅的凳子上或者那个台阶上等待,他对听不到他的母亲诉说着他和父亲的相处。他原来是那么地对海尔森抱有期待。


直到海尔森亲手为他在院子里最高的那棵书上挂上了秋千,在他的房间里为他添了一个书柜,会在处理文书时允许康纳就坐在房间的另一个角落,在十岁生日时将一把耐用而小巧的匕首送给他。


在踏上台阶时康纳转回头去看父亲,他离康纳还有一段距离,深蓝色的身影平稳晃动着走近,康纳可以想象到他不紧不慢的步伐。直到他们的眼睛对视——


“欢迎回家,Father.”


怪异的熟悉感上涌,他也曾这么对着一个金发的身影那样说,迎接奖励他的是一个温暖有力的拥抱。


他走上前去拥抱康纳,如果这是他们共同应该拥有,但却失去的。

评论

热度(75)

  1. 月影_Slytherin花未央人未葬 转载了此文字
    金色的Q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