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影_Slytherin

=月影 个人马克转载囤货处 HP/pm/LotR 半个画手半个文手

#贾迪/BE#重铸的断剑/AU

醉里挑灯看詹詹–Geronimo!:

3、重铸的断剑
战斗胜利了,第五纪元开始。埃勒萨王的继承人爱德华·贾斯汀·特尔康塔被人们拥戴为刚铎与阿诺之王。然而他登基后所做的第一件事,是为那个帮助他重铸断剑的精灵立碑。
————摘自《新西界红皮书》1第四卷
——————————————————————————————————
贾斯汀确信他看到了一个精灵。
千真万确,那是一个精灵。就像画像和史书上所描绘的那样,眼前的精灵有着尖尖的耳朵、俊美的面貌和硕长的身形,但他有一头与众不同的蓝色长发,只是粘着血污——大概是因为受了重伤,他躺在树下一动不动。
贾斯汀很好奇这个精灵是从哪来的,更好奇是什么生物把他伤成了这样。对于他来说,精灵是个同等于神的存在。
因为好奇和人精两族的世代交情,贾斯汀走上前,把精灵抬了起来。竟是出乎意料得轻,轻得贾斯汀几乎感觉不到肩上的重量。
他把他带了回去。
ن؛؛
人类总是这样,对从来没见过的物种充满了好奇。贾斯汀把精灵带回他自己家养伤,最后的结果是他家成了动物园,精灵成了全部族围观的动物。
“你……根本不该救我。”
极细极微弱的声音响起,贾斯汀啪得一声关上窗,扭头困惑地看着半躺在床上的精灵。
“为什么?
“我已经没有了存在的价值。”
沉默。
“难道不是吗?我不过是一个落单的精灵而已,一个被遗忘在这片大陆上的精灵。”
他苦笑了一下。贾斯汀不知道该说什么,只好转头凝视窗外。士兵们在不远处的空地上操练,铁匠铺的烟囱里也冒出了烟。一切都正常地进行着,贾斯汀满意地点了点头。
“你们要打仗了吗?”
贾斯汀又一次扭头看向精灵。“没错,是和那些该死的奥克,是为了我们父辈的荣耀和领土。”他回答。
精灵似乎有些困惑。“‘父辈的荣耀与领土'?你是洛希尔人2?”
“不,精灵阁下,”贾斯汀摇摇头,“我是努门诺尔3的后代,埃勒萨王的直系子孙。我要夺回的,是世代属于我们家族的诸王之城,神圣的米那斯阿诺4。”
精灵的眼里流露出惊奇的神色。“原来是这样。”他喃喃自语,“原来是你……是特尔康塔家族5。”
“什么?”
“啊,没什么。”精灵反应了过来,连忙摇了摇头,“战争就要打响,我可以做些什么吗?比如制造武器之类的?我是诺多族人6。”
“这个……”贾斯汀有些为难,他知道诺多族的武器锻造技术很好,但让一个伤者锻造武器,似乎太没人性了。
精灵似乎看出了他的困惑。“我没事的,精灵有自愈能力。”他微微一笑。这是他见到贾斯汀以来第一次露出笑容。贾斯汀觉得,这一抹笑容美得足够他记一辈子。
“请让我帮助你们吧,”精灵苦苦哀求,“我会尽一切努力。”
贾斯汀勉强点了点头。“好,但最好不要干重活,阁下只需指导那些铁匠就行了。”他说。精灵又是一笑,忽然想起了什么似的,加问了一句:“我可以看看你的佩剑吗?”
“你是说这个?”贾斯汀随手拿起墙边立着的剑,递到精灵手中。刷得一声,宝剑出鞘,只可惜,这是一把断剑。
“安都瑞尔7,可惜又断了。”贾斯汀看着精灵手中的剑说,“但我相信,它很快就会被重铸。”
“我想,我可以帮你重铸它。”
“真的吗?”贾斯汀感到无比惊喜,能由一位诺多族精灵重铸断剑,那真是再好不过的事了,“那真是万分感谢精灵阁下。”
“那是我应该做的。那么,请问阁下大名?”精灵微微抬了抬下巴。
“爱德华·贾斯汀。但根据埃勒萨王的旨意,这名字后面还应加上特尔康塔。”贾斯汀回答,“敢问阁下尊名?”
“迪恩·卡朋。”精灵的回答很简短。他抬手捋捋蓝色长发,轻轻闭上眼。
“如果可以,我从下周起就开始干活吧,贾斯汀阁下。”
贾斯汀不得不敬佩精灵的锻造能力和效率。仅仅一周时间,迪恩就为他们打造了数柄宝剑以及相当多的箭矢。他还找来了一根结实的冬青木,闲暇之余便自己把它打磨成一张精美的弓。
“我原来的弓折断了,”迪恩一边打磨他的弓,一边向来看望他的贾斯汀解释,“说实话,这真可惜,那是一把很结实很好用的弓,它已经伴随我五百年了。”
“你的伤……不要紧吗?”
迪恩停下了手中的活。“我想,它恢复得不错。”他的语调很轻快,这才是一个精灵本该拥有的姿态。
“那我暂且相信你,”贾斯汀的嘴角扬起一个好看的弧度,“不过,我想你需要给我检查一下。”
“哦,不,”精灵咯咯地笑起来,声音清脆悦耳,“对于一个精灵来说,两周足以使伤口恢复了。尤其是对一个年轻力壮的精灵来说。”他调皮地眨眨眼,又笑起来。
贾斯汀无语。但无论怎么说,他都很喜欢与迪恩待在一起。他优雅又不失阳刚之气,彬彬有礼而又豪迈开放,俊美得更是令人难以置信,又总是充满活力——一周以来,迪恩那双漂亮的蓝眼睛一直闪闪发光。精灵,真是一种神奇的生物。
一个月过去了,迪恩为贾斯汀的部族打造了很多精良的武器,有些甚至是贾斯汀没有见过的。“我恐怕是整个中土仅剩的诺多族人了,”一天贾斯汀去看望迪恩时,他悲伤地说,“遥远的大绿林里还有一些精灵,但他们中的大多数都融入到了周围的人类中。想想啊,连瑟兰迪尔王都随着他的儿子莱戈拉斯的脚步,渡海西去了8。
“所以你看,我是整个中土唯一了解高等精灵制作工艺的精灵了。”他熄了炉子,忧伤地用辛达语哼唱起一首歌。贾斯汀知道,对于精灵来说,歌唱是最好的表达情感的方式。
贾斯汀本不想打扰迪恩,但他忽然瞥见了置于墙角的断剑,忍不住皱了皱眉。
“请问,我的断剑何时才能重铸?”
迪恩停了下来。“阁下别着急,”他微笑着说,“时间未到。”
贾斯汀有些困惑。他从没听说过重铸断剑需要特定的时间。但出于对迪恩的 信任和尊敬,他只是点了点的头。迪恩盯着断剑看了许久,忽然重重地叹了口气。
“时间未到……”


贾斯汀早早来到了铁匠铺的门口。月亮已经升起,这是一轮明亮的圆月。令贾斯汀感到惊奇的是,即便如此,天上的星辰还是无比璀璨。
“阁下久等了。”
冷不丁冒出的一句话把贾斯汀吓了一跳。转过身,迪恩倚着门,正微笑着看着他。
“我才刚来,”贾斯汀回以一个微笑,“不知迪恩阁下约我来是为何事?”
迪恩许久没有说话。月亮越升越高,最终停在了天空的正中央。星辰也更加闪耀,放出了最夺目的光彩。
“时间到了。”迪恩忽然开口。
贾斯汀站在原地,看着迪恩把桌子、铁砧等工具统统搬到室外,他甚至把一个可移动的火炉搬了出来。最后,他小心翼翼地从铁匠铺中拿出那把断剑,并把它所有的碎片全部摆在桌上。
“就是现在!”
娴熟地将碎片烧红、拼好,迪恩猛地挥锤,“当”的脆响立刻在月夜中弥散开来。星光与月光似乎在那一刻汇集到了断裂的剑面上,又被剑所吸收。迪恩像往常一样挥动铁锤,神情却比往常专注了一百倍。煅烧,锤击,冷却,他一遍又一遍地重复着这些动作,毫不停留,也毫不迟疑。
贾斯汀喝着茶,坐在一旁惊奇地看着。那柄断剑浑身散发着银光,犹如天上的月亮与星辰一般。“时间未到”,原来是这个意思!
等等……
这茶……
嘭得一声,茶杯摔碎在了地上。茶杯里微暗的液体流了满地,倒映着天上的星光,还有一个昏倒在桌边的男子。
贾斯汀惊醒过来。月亮已经向西滑落,天快亮了。头像开裂了似的疼,他揉着太阳穴抬起头,忽然怔住。眼前,早已没了迪恩的身影,断剑也随之消失不见。贾斯汀冲进铁匠铺,空无一人。他看了看地上破碎的茶杯,猛然醒悟过来。
“是他……”
贾斯汀怒不可遏地冲进马厩,胡乱套上鞍具后,飞身上马。怎么会……怎么会……他胡思乱想着,却怎么也抑制不住自己的怒意和心中如潮水般的失落。
明明是那么善良温和的精灵,怎么会……做出这种事?
这真是难以置信!
他努力回忆着当初遇到迪恩的地方,事到如今,唯独一试。他很快就在小溪边发现了些许线索。
贾斯汀顺着小溪冲进了当初救回迪恩的森林。在前方的溪边,他看到了那个熟悉的身影。下了马,他慢慢上前,默立在迪恩的身后。
“你果然追过来了。”
依旧是和往常一样的轻松愉悦的语调,说话时甚至连头都没有转一下。贾斯汀的怒火瞬间燃起,他攥紧拳头,尽力保持冷静和理智:“剑呢?”
“在我这啊,怎么了。”
迪恩依然没有转身。贾斯汀抑制不住地低吼起来:“你究竟是为何而来?又为何留在我的部族里?”
“为了断剑。”
简短的回答,迪恩终于转过身来,他的手上,正握着那柄重铸的断剑。
“几百年前,当我还是一个小精灵的时候,父亲就告诉我,我是为断剑而生的。”拔剑出鞘,迪恩轻抚闪着寒光的利剑,淡淡地说,“他说我是高等精灵在中土最后的传人,是唯一能重铸断剑、帮助埃勒萨王之后复兴人类的精灵。这是我活在这个世界上的唯一的原因。”他苦笑了一下。
“但就在你救我的那天,我做了一个梦。梦里父亲告诉我,只要重铸断剑,并以断剑弑其主,就可以摆脱命运对我的禁锢。”贾斯汀的心瞬间凉了半截。
“我想,他是对的。”
剑尖轻挑,剑锋已贴近了贾斯汀的颈脖。贾斯汀愣愣地看着,记忆如潮水般涌上脑海,他怎么也不相信这是他认识的迪恩——一定不是。
心为什么会那么冷、那么疼呢?
“如果真是如此……如果你愿意……那就杀了我吧。”
颤抖着说出这一句,贾斯汀绝望地闭上眼。本想静候死神的来临,却迟迟不感鲜血涌出。再睁眼,迪恩竟已还剑入鞘。
“剑还给你,你放我走。”迪恩把剑扔给贾斯汀。下意识地接住,贾斯汀叫住转身离去的他:“为什么不杀我?”
迪恩转过头,凄惨地一笑。如深秋林中的溪水,冰冷彻骨,刻骨铭心。
“时间未到。”他回答。


贾斯汀揉揉太阳穴。多日的操劳使他疲惫过度,但至少,他们就要胜利了——他的大军已攻到白城9城下,迫于压力,守城的奥克将于第二天清晨全部出城应战,这将是他们的最后一役。
视线随意地飘向别处,最终停留在了悬在桌前的安都瑞尔上。重铸的它一如千年前锋利坚硬,刻着星月纹的剑面似乎可以反射出历代君王的身影,威武庄严。贾斯汀认为,他们的胜利全因安都瑞尔,全因它的重铸。它是最大的功臣。
功臣?
眼前竟浮现出那个蓝色的身影,美如女子。若非当初他锻造那么多精良的武器,他们怎得来今日的胜利与成功?若非他当初重铸断剑,贾斯汀又怎么可能带领军队,与奥克争夺父辈的领土?
贾斯汀狠狠摇摇头。忘了他吧,他只是一个叛徒,一个企图夺走断剑并杀害贾斯汀的无耻的叛徒。他是不可信任的,贾斯汀暗暗告诫自己,心却隐隐地疼起来。
“贾斯汀大人?”
是贾斯汀的传令官派特。贾斯汀站起身,大声应到:“什么事?”
“奥克已经出城了……”
“好,准备迎战。”
贾斯汀拿起重铸的安都瑞尔挂在腰间,走出帐篷时,他的军队已肃立在军营前。飞身上马,他带领他的军队,与那群奥克对立着。
对方进攻的号角已经吹响,成千上万的奥克如潮水般涌向这支训练有素、装备精良的正义之师。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贾斯汀身上。贾斯汀缓缓拔出剑,那一瞬间,他的眼前居然又浮现出迪恩的身影。
他眨眨眼,迫使自己面对眼前的敌人。是时候了……
“进攻!”
噗。
奥克的鲜血随着剑的拔出喷涌出来,贾斯汀飞快地抬手抹去额上的汗水,转身用凌厉的剑法又砍倒一个奥克。这场战役的持续时间比他的预计要长得多,他们中间只有一次短暂的休息,而现在已是深夜了。贾斯汀不清楚他已损失了多少士兵,至少他知道的是,战场上剩下的奥克已经不多。
可悲的是,贾斯汀很快就意识到自己错了。余下的奥克仍然比他们的人数多,他和他的余部逐渐被剩余的奥克包围了起来。贾斯汀咬紧牙关,带领他的士兵一次又一次突出重围,但最终都被逼了回来。他现在只能将希望寄托于带领老人与妇孺南下的副官英卡洛斯身上,英卡洛斯所率领的军队足以打败剩余的奥克。
但他们何时能到?
包围圈逐渐渐渐缩小,贾斯汀的士兵也越来越少。月亮已经完全被乌云遮住了,星光黯淡,在一片漆黑中,贾斯汀只看到了包括他和派特在内的十个人的身影。
他无声地苦笑。一如10啊,难道您忍心看着您的儿女们全部丧身在这黑暗的战场上吗!
忽然,不远处的小丘上,出现了一个纤细的身影。借着黯淡的星光,贾斯汀依稀看见了那人蓝色的长发和冰冷的蓝色双瞳。
他不敢相信他的眼睛。
那个身影弯弓搭箭,箭尖直指贾斯汀。贾斯汀彻底绝望了,难道眼前这个曾背叛自己的精灵,也是这群奥克的帮凶。
不可能!不可能!
但这已经是事实了。离弦的箭直直朝他飞来,不带丝毫犹豫。贾斯汀只听见搜的一声,随后身后传来一声惨叫。
他惊讶地望向迪恩,但他已经看不见迪恩的表情了。他居高临下,一箭接着一箭,又准又狠地射穿一个个奥克的胸膛。贾斯汀的心中顿时充满希望,他挥舞着手中重铸的安都瑞尔,冲着身边为数不多的士兵大声喊:“冲啊!
像是回应似的,远方忽然传来一声声号角。紧接着,地上卷起尘土,贾斯汀惊喜地看到,领头的英卡洛斯带着印有七星与王冠刚铎王旗,冲向围着贾斯汀他们的奥克。胜利似乎就在前方。
随着时间的推移,场上剩余的奥克越来越少。天色渐渐亮了起来,贾斯汀与英卡洛斯在战场中会师。
“对不起,大人。”英卡洛斯躲开一把向他扔来的砍刀,“我来晚了。”
“不是你的错。”贾斯汀喘着气回答,他转身砍倒一个奥克,“别的族人都安全到达了吗?”
“都到了,我还派了一支小部队去城里清敌,您放心吧。”
贾斯汀疲倦地点点头。他忽然想到了一件很重要的事。
“英卡洛斯,你看到迪恩了吗?”
“迪恩?”英卡洛斯明显愣了一下,“是那个蓝发碧眼的精灵?我来的时候看到他在那边的小丘上,有一队奥克赶过去了……大人!等等!”
已经来不及了。贾斯汀挤开人群,向小丘冲去。


“迪恩!迪恩!”
贾斯汀大声呼喊着,没在乎这样做是否会引来更多的奥克,不过这个小丘上也没几个活着的奥克了。他慌乱地四处张望,最终在一棵橡树下看到了那个熟悉的纤细身影。
“感谢众维拉——哦,不……”贾斯汀的脸色瞬间变得煞白。迪恩倒在橡树下,像是睡着了。而他的胸口,已经被一把奥克的砍刀刺穿。
贾斯汀冲到了迪恩身边。迪恩听到动静微微睁开了眼睛,看清来者后,他把眼睛睁得更大了一些,身体也因大口呼吸而急剧地上下起伏起来。
“大……大人……”
“别动别说话。”贾斯汀轻轻按住他,握住刀柄,尽量轻柔地将其拔出。迪恩的瞳孔瞬间缩小,全身颤抖。贾斯汀脱下裹在盔甲外面的长斗篷,压住血流不止的伤口。
“你怎么来了?难道是时间到了,来杀我?”
这话说出去,连贾斯汀自己都不信。刚才迪恩的箭尖,全都是瞄准奥克的。
迪恩的呼吸渐渐变得平稳下来。他那双如苍穹般的蓝色眼睛紧紧锁住贾斯汀的深邃的黑眸,眼里流露出无尽的悲伤和悔恨。
“对不起……”
他稍稍停顿了一下,随后又说:“我欺骗了你,阁下。”
“不,你没有。”贾斯汀连忙摇头,“别耗费力气了,我可以理解你的。”
迪恩丝毫没有理会贾斯汀的话。“我骗了你……我带走了真的安都瑞尔。”他说着微微动了动右手。贾斯汀这才发现,他的右手一直握着一个被褐色布条包裹起来的东西。
贾斯汀接过迪恩给自己的东西,他拆开布条,立刻吸了一口气。这不是安都瑞尔吗?
“那你给我的剑……”
“那是我用我最后仅剩的秘银11重新熔铸的赝品。”迪恩干干地轻笑两声,“很像,对吗?我说过我是中土最后的诺多族人。”
贾斯汀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为什么?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他问。
迪恩像是很专注地想了一会。“我质疑我的梦境,但我的心中又留有希望。”过了一会儿他才回答,“所以我做了一把和安都瑞尔看上去一模一样的赝品。我欺骗了你,而我也被欺骗了。”他的语气里满是自嘲。
“你能想象到吗?我的梦欺骗了我。我的父亲根本不会来托梦给我,那都是奥克刀上的毒给我留的幻境——它们把我内心的渴望极度膨胀,给了我一个离开中土的最后的理由。最可笑的是,你恰好救了我。”
迪恩因命运的嘲弄大笑起来,随后因伤口开始剧烈咳嗽。这就是命运的残酷,贾斯汀猛地惊醒,正是人族的又一次堕落,阻抑了眼前这个精灵通往自由的路。
迪恩终于止住了咳嗽。他又一次盯着贾斯汀的眼睛,眼睛里带着从未有过的专注。他挣扎着坐直了一点,然后垂下了头。
“对不起,阁下。我曾走上一条错误的道路。现在,你可以原谅我吗?”
贾斯汀没有犹豫。“我不会。这不是你的错。”他坚定地说。
迪恩在那一瞬间释然了,身体慢慢向后倒去。他唇角带着微笑,眼里的神采慢慢消失:“谢谢您……”
“不,不要!”贾斯汀失声大喊。他惊恐地意识到,迪恩的生命已经走到了尽头。小丘下已响起了胜利的号角,那一刻,乌云散尽,清晨的第一缕阳光照耀在两人身上。蓝发精灵用漂亮的蓝色眼睛注视着贾斯汀,挣扎着抬起手,做了一个精灵的告别手势。他微笑着,那一缕阳光似乎穿透了他的心底,澄明如镜。
“再见了,我的陛下。”
他永远合上了双眼。
贾斯汀猛地一推,让小船驶离河岸,漂向远方。船里的精灵像是睡着了一般,神情安详沉静,嘴角还带着一抹微笑。蓝色的发丝一尘不染,整整齐齐压在脑后。而他的胸前,正摆放着那把由他重铸的断剑,那柄流传千年的安都瑞尔。
贾斯汀直起身,目送小船远去。它将载着那个蓝发精灵,漂入大海,漂入人类所不能到达的美丽彼岸12。他久久地默立在那里,直至小船行出视线。
“大人。”
贾斯汀转过身,注视着自己的副官。四目相接,英卡洛斯立刻低下头。他缓缓地单膝下跪,右手抚胸,左手背后。很快,他身后所有的军民都做了同样的动作。
贾斯汀感到有些意外和吃惊。他看看自己的臣民,忽然明白了一切。
“请您登基。”英卡洛斯的声音洪亮清晰。几秒种后,所有的人都重复道:“请您登基。”
四个响亮而有力的字眼在人群上方回荡,久久难以散去。贾斯汀没有回答,他抬眼越过人群,望向远处的米那斯提力斯。阳光下的白城神圣庄严,没有一点点受了奥克摧残的样子。阳光刺得他双眼生疼,他微微一颤,手滑过腰间挂着的安都瑞尔的赝品,那上面似乎还残存着他的体温。眼前再次浮现出那个蓝发精灵的身影,就像以前一样,快乐温雅,美若女子。
泪,在那一瞬间,盈满眼眶……
第五纪元107年,爱德华王将王位让给其长子迪恩,独自出海。据说他要去寻找那个为他重铸断剑的精灵13,寻找大海对面的永恒彼岸。但无论如何,自此之后,就再没有人看到过他。迪恩登基后,科技得到无比迅速的发展,整个国家走向辉煌。自此,天下太平。
————摘自《新西界红皮书》第七卷
(End)
正文完,以下是注释部分:
食用说明:注释适用于完全看不懂或有一点疑惑地吧亲,如果你认为看了更乱,可以选择跳过这一部分。总之,食用需谨慎(这篇对没接触过托老作品的小伙伴来说确实太难懂了。。。)
——————————————————————————————————————————
注释:
1、《新西界红皮书》:雨儿自个儿杜撰的玩意儿,托老写出来了一个《西界红皮书》,我就在此基础上弄了一个《新西界红皮书》……主要记载第四纪元末期及第五纪元以后的史实。顺便一提,第五纪元也是我在《魔戒》基础上杜撰的玩意儿。
2、洛希尔人:说白了就是洛汗人。看过电影的都知道洛汗是啥吧……如不知道度娘在等你。
3、努门诺尔:唉……这个真不好解释……大家只需知道这是高等人类(即寿命很长的人)就好。
4、米纳斯阿诺:米纳斯提力斯的旧称,现在基本没人用了。
5、特尔康塔家族:想知道这个你必须知道阿拉贡(没错就是那个不停开挂的人皇)。他的外号大步佬的精灵语叫法就是特尔康塔,后来他登基后以此作为家族名称。
6、诺多族人:高等精灵中的一支,擅长制作工具与武器。
7、安都瑞尔:第一次折断时它叫纳西尔,后阿拉贡重铸后更名为安都瑞尔……们不用知道它为什么又断了,这不是重点。
8、渡海西去:简单来说,中土不是精灵尤其是大多数高等精灵的故乡,他们的故乡在人类寻不到的大海彼岸,一个神居住的岛上。
9、白城:米那斯提力斯的别称,因其通体雪白故称白城。
10、一如:不好解释啊……总之是和上帝一样意义的存在,创造了人类和精灵,故人类和精灵都是一如的子女。
11、秘银:一种金属,很轻且十分坚固,数量稀少。
12、美丽彼岸:这里指的就是精灵的故乡,我都没敢用维林诺啥的称呼……
13、精灵:我承认这很逆天……其实精灵是不死的,他们“死”后灵魂会回到一个地方(你可以叫它灵魂之殿啥的,我已经忘了那地的名字,叫曼督斯什么的什么的吧),一段时间后会复活。

评论

热度(12)

  1. 月影_Slytherin三穗-Geronimo!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