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影_Slytherin

=月影 个人马克转载囤货处 HP/pm/LotR 半个画手半个文手

旧译8出来Primo Levi的女巫

transwriter:

  这是2006年6月份的一个翻译贴子,前两天被人扒出来。存这儿。


 


普里莫?莱维(Primo Levi)《女巫》普里莫?莱维(Primo Levi)是犹太人,


1919年生于意大利的都灵。二战时加入抵抗法西斯的游击队,1944年


被捕后,被送进奥斯威辛集中营的一个分支Buna-Monowitz(布纳-莫诺维兹)。


由于他是一个化学师,具有可用价值,因而他才得以幸存到1945年1月


被苏联红军解救。其后,他在东欧流浪多年才返回意大利,管理一家


化学工厂。他自己印刷出版无标题诗集一本,收入了英国后来出版的


翻译诗集《听我呼告》Shemà中的大部分诗歌,Shemà这个词的基本意思


是“听”,是犹太教祷告时通常说出的第一个字,是一个呼语。1977年退休后,


开始全心投入写作,1984年米兰的一个出版社正式出版他的诗集


《不确定的时辰》(Ad ora incerta/ At an Uncertain Hour),后来还出版了根据


集中营的生活所写的小说集《死缓时日》(Moments of Reprieve)以及回忆录


等作品。莱维死于1987年4月。 以下诗歌根据Ruth Feldman和Brian Swann


的英译本《普里莫?莱维诗集》Primo Levi Collected Poems翻译。



    The Witch


For a long time under the covers


She clasped the wax against her breast


Till it was soft and warm.


Then she got up, and with great pains


And with a patient loving hand,


Portrayed the living image


Of the man she carried in her heart.


When she was done, she threw the effigy on the fire


With leaves of grapevine, olive and oak,


So it would be consumed.



       She felt herself dying from the pain


Because the spell had worked.


Only then could she cry.


       Avigliana, 23 March 1946



 


  女巫


有很长时间 她躲在床单下


将那块蜡紧紧地贴着胸口


直到它温暖而柔软


然后她从床上爬起 忍着极大的痛楚


以耐心而柔情的手


刻出一个活生生的形象


她的心里一直携带着那个男人


雕塑完成 她将她的偶像抛进火中


加上一些葡萄藤 橄榄叶和橡树枝


这样它将被彻底吞噬


 


她感到那痛楚令她难以苟活


因为那咒语已经有效


于是她终于能放声号哭


     1946年3月23日于阿维利阿纳


 


2006年翻译时随手写下的札记:


 


爱情诗写到这个程度令人真正的心碎


 


这是一首令人痛苦的诗。爱情诗写到这个程度令人真正的心碎。


表面上看,一个女人躲在床单下,用体温焐热了蜡,以便能够


雕刻出她男人的形象。这已经是很特别的了。


首先,这里的“躲在床单下”已经暗示出这种爱情的“不被认可”性质,


这似乎是一个常见的"forbidden love",好像中国古代的与礼教不符


的意味。紧接着,那个女人将那个雕刻出来的偶像投入火中,于是


就成为了一种献祭、牺牲。因此我们便有理由相信实际上那个男人


已经死了,于是这是一种失去的爱情。不能公开哀悼的失去的爱情。


标题:女巫。巫的魔力应该是能够超越日常的束缚的,但是同时


女巫却又必须躲藏着,这个女巫是无能为力的。当称这个女主人公


为女巫的时候,是否还令人想到那个女人愿意为爱情出卖灵魂呢?


巫的含义在此又该如何理解呢?也许我们只能说,这个女巫实际上


只是女主人公自己的愿望。然而,这个女巫却因为自己的咒语生效


而痛哭。祭奠者在祭奠之礼完成之后终于必须面对现实,于是祭奠之礼


(焚化)成为咒语实现的象征,因此女主人公再也不可能欺骗自己说


他还活着。他一直活着的,在她心里,然而一旦当她将他的形象雕刻


出来,他便被她从她的心中投射到一个具体物质上了,因此蜡像的焚烧


犹如一个真人的焚化,也是一个形象的消失。


如果我不说这个作者是谁,这篇东西的写作背景是什么的话,这也许


可以仅仅读做一首爱情诗。想一想,我们心中珍藏很久的那个人、那份


失去的爱,那只有在我们真正说出了我们的失去时,我们才会真正失去。


 


一个叫做女巫还是巫女的人在五年之后的回应:


 


这是一首令人心碎的诗,但不是一首爱情诗!网上译文大谬。


莱维1987年离世。注意effigy此词,本人译“憎恶”。effigy指的是


被憎恨或蔑视的人的肖像。Levi在这里是用这个具象来表达他心中,


所有大屠杀幸存者心中被积压的无法解脱的痛。你们要读他关于大屠杀的


回忆录才能理解,否则以为他在写爱情,太无知。国人戒之,半罐水不知


文化与历史的胡译,正如不知所谓拍出的《色戒》,侮辱抗日英雄与英雌。


本人一般不愿发言,但此事太缪,不敢不言。太惨痛了,人不能忘。


附本人浅译,加个图和链接http://en.wikipedia.org/wiki/Primo_Levi


各位诗友有兴趣可去看看。


很长时间躲在床单下 她将那块蜡紧贴着胸 直到它柔软而温暖


然后她忍着巨痛起身 以耐心柔情的手 捏出一个活生生的形象


她心里深藏的那个人 完成后她将这憎恶抛向火焰


加上一些葡萄藤 橄榄叶和橡树枝 这样它被彻底吞噬 –


她感到的痛楚令她窒息 因为那咒语已经有效 于是她终于能哭出


1946年3月23日于阿维利阿纳。


 


(这是一首令人心碎的诗,不是一首爱情诗,网上译文大谬。


莱维1987年离世。注意effigy此词,吾译“憎恶”)


 


我的回应:


“令人心碎的诗,但不是爱情诗!” ——不知道令人心碎的诗和爱情诗


之间有什么矛盾?你一定要将effigy理解为“被憎恨的人的像”很有可能


是一种很狭隘的理解,最好首先明白effigy最基本的含义是什么?


我不认为你翻译为“憎恶”是最可行的(充其量,我也只能勉强承认


这可以作为一种阐释)。至于说,译文大谬,我倒是除了你认为


effigy的处理之外,没看出你的译文和我的译文有什么大的不同。


所以呢,要说谬,恐怕也不是字面的谬,而是整首诗的阐释理解,


那是不可说谬的。诗无达诂。爱情诗可以有任何背景,包括集中营里的


爱情诗,包括以爱情来作为很多极端情绪的象征或代表。


我早已到了不会动辄斥责他人“太无知”的年龄了,所以也不会


以一种“国人应戒之”的口吻说话,通常我翻译一个人,还不至于


对这个人的整体作品不甚了了。谢谢你回复这个五年前的贴子。


 


然后与一个朋友对这首诗有一段聊天:



A:居然还有人找出5年前的帖子来回应啊,你真是好红哦
B:哈哈
A:为什么是憎恶?我不懂
B:此人将诗中女主人公心中所藏的那个人作为憎恶的对象,


好像我们传说中那种 针扎小人 那样
A:“国人戒之,半罐水不知文化与历史的胡译,正如不知所谓


拍出的《色戒》,侮辱抗日英雄与英雌。本人一般不愿发言,


但此事太缪,不敢不言。太惨痛了,人不能忘。”色戒怎么侮辱英雄了
B:但是这样的理解首先就预设了超越文本本身的内容了
A:如果是憎恶的对象,为何要怀着柔情去刻呢
B:原文就是“心中那个男人的effigy像”,


所以我说,对于此人的阐释,我最多也只能勉强接受
A:你知道此人是谁吗
B:不知道
B:如果是憎恶对象的话,那么最后不应该是哭出来,而应该是笑出来了
A:我也觉得是矛盾的。如果这样阐释的话 和你的意思完全相反了
B:这个女主角内心当然是矛盾的,但是这种矛盾是在


祭奠作为遗忘的仪式这个层面上显示出来的的矛盾
A:是复仇的女巫吗?不是为爱心碎的女巫
B:也就是,我必须让他在我心中死去,就好像我们说“放开”
A:这种死是不得已的死。是啊,因为背负着太痛
B:而在这个层面上 她完成了一种仪式让自己的情感


附着于一个像,这就是一种巫;由内而外,带出了内
A:是,经由一种仪式来实现。
B:我觉得这位指责我的人可能自以为看到了什么独特的东西,


于是就觉得别人当成了爱情诗来读,就太肤浅了
A:所谓独特 或许就是因为从诗人的背景上解读出的一种政治性吧
B:是,也就是认为“心中那男人”是纳粹的象征这个意思吧
A:对啊
B:但是我觉得这样的解读其实很勉强
A:我觉得这样解释和带着柔情是矛盾的;而且如果是


纳粹的象征的话,扎个小人就释然了,那不是太意淫了吗
B:说的是。而且燃烧的时候,用的是葡萄藤、橄榄枝等
A:是啊,这些是美好的事物啊
B:是
A:哈哈,看来偏狭的不是读出心碎爱情的人
B:Then she got up, and with great pains/


And with a patient loving hand,/


Portrayed the living image/


Of the man she carried in her heart.


这里的最后一行就是承前的。她心中装着的那个男人---的鲜活的像,


所以那里的 with great pains与a patient loving hand都是情感的,


将那个男人刻画得越是细致,她就越是痛苦,因为这个过程犹如手摸着他


A:是哦,昔日的容颜与身体


B:将他实在化、肉身化,手摸着他,而这过程的目的却是要毁掉他,


这才是痛苦,比放在心里不记起 还要有一种急剧的痛
A:原本融在心里,现在要活生生抽离出来了,而且从此就分离了  
B:对,所以这位其实没有懂得这首诗真正的痛在哪里,而将它理解为恨
A:偏狭啊

评论

热度(2)

  1. 月影_Slytherin得一忘二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