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影_Slytherin

=月影 个人马克转载囤货处 HP/pm/LotR 半个画手半个文手

【存戏】【伪斯莉】In Nirvana Stay

無衣:

SS:我
LE:沈之

Severus Snape:在剧烈的疼痛和沉重缓慢的呼吸中,只是紧紧盯着那双绿色的眼睛。渐渐地,疼痛和呼吸都停止了,可是那双眼睛依旧没有消失。再渐渐地,我发现我在俯视他,看见他有些悲伤地跑开。我不需要他的悲伤,只要他能好好活下去,可是一个叫阿布思的老头给他判了死刑。
天文塔的死咒向这里击来,穿过我的身体。目光追随着那道绿光,俯视着一个格兰芬多的倒下。我仍在升腾,高过城堡的最高点,缓缓升向纯净的夜空。红红绿绿的光在脚下交织起网,那些爆炸和尖叫听起来很遥远——遥远得像来自另一个世界。
不再理会一切喧嚣,头顶的星星很近,也很明亮,或许很快就能见到她了。低声喃喃:
“Lily······”
周身已经是一片漆黑,世界归于岑寂,不知身处何方。面前蓦地撕裂开一个口子,惨白的光一束束扎来,头晕目眩,只得死死闭上眼睛。

Lily Evans:战争并没有结束,但也快了.
Harry终于用复活石看到了我们,他真的长大了,或许不再需要我们继续默默保护着他.
他一步步走向Voltmort的背影坚定得让我有些想哭.
可我还有更重要的事得做,立刻去做.
'Just go,Lily.'James拍了拍我的肩,刻意让我避开Harry被结束生命的一刻.
或许是为了逃避我最爱的孩子必须的死亡,又或许是那件重要的事我现在就得去做,我离开了.
天堂入口的火车站还没有班车,和一贯的规矩一样,人们只能看见他想看见的那个灵魂.
我看见了Severus.
他躺在那儿,和以前一样的黑色袍子,有些油腻的黑发,紧闭着的双眼,眉头轻轻皱着,车站惨白的光让他看上去有些慎人.
我走过去,跪坐在他身边,还没开口就一阵鼻酸.
'Sev...Severus....Snape...Can you hear me?Please.'
我咬着下唇,不让自己哭出声来.

Severus Snape:白光变得柔和了一些,或许是到地方了。大脑逐渐清醒过来,耳边传来断断续续的呼唤,这个声音,这个声音我化成灰都记得!克制住自己睁开眼睛的冲动,这一切,都是真的?这就是所谓的天堂?一阵莫名的恐惧传来,害怕一睁眼这声音就会消失。
从来没有奢望听她再叫一声Sev,早就习惯于背负一生的债,不是身体的身,是生命的生。
她的声音有些颤抖,似乎极力克制着情感。你在关心我吗,你肯原谅我吗,Lily。
当她恳求自己醒来的时候,已经不在乎所有的顾虑。轻轻睁开双眼,映进她的脸庞。我有多渴望这一刻,就有多么手足无措。贪婪地注视她,沉醉于那双碧绿的眸子。
可是,可是有什么理由能这么做。哈利波特就要死了,那一刻她会心碎。而我的到来,不过让她提前知道这个消息罢了。痛苦地闭眼,我从来不该处在这样明媚的光线下。
“对不起,对不起Lily······我没能······没能保护好他。对不起······”

Lily Evans:我没有告诉他,我透过他留给Harry的记忆看到了一切.
他叫我泥巴种以后的悔恨,他在我死后的痛哭,他的守护神,他一直以来完成着本该由我和James完成的使命,为我们保护着Harry.
我明白现在该做什么.
他的眼睛又合上了,嘴唇痛苦地蠕动,说着抱歉.
那么我有什么资格,这么久以来的别扭.
我俯下身,将唇印在他脸颊上,然后轻轻地离开,捧着他的脸.
'看着我,Severus.看着我的眼睛.该说对不起的是我.我伤害过你.谢谢你保护了Harry这么多年,我和James都非常感谢你.'
我明白他不想听见James的名字,可我不得不,像是着急着撇清什么.
我明白那个答案是我承受不起的.

Severus Snape:每一根神经末梢都前所未有的敏感,她的发丝垂在我的脸上,离得那样近,甚至能感受到睫毛轻微的颤动。本想挣开,我不该接受这样的馈赠。
可是我看着自己的手缓缓抬起,缓缓靠近,缓缓拢上她的长发。一切都该结束了,曾经苦痛漫长的岁月。这才是真正等待的时刻。
“你原谅我了,Lily。”
开口竟是陈述语气。不要再逃避了,西弗勒斯·斯内普,这只会使她更加难过,甚至愧疚。
我不在乎詹姆斯·波特的感激或是歉意,就像早已不在乎他的愤恨与鄙视。他唯一使我郁结的,不过是没能保护好Lily。
“不,一切都是为了你。如果有可能,我愿意看着你们一起照顾波特,一直幸福地活下去。”
终于笔直地注视她的眼睛,没有躲闪,没有不甘,而仅有的一些悔恨也被再次深深掩埋。不要再给她负担了。

Lily Evans:他眼角的褶皱在来到车站时消减了,一切都像是我们是朋友的时光.
他拢着我的头发,注视着我的眼睛,语气坚定而倔强.
我想起十岁时他在蓝天白云下的浅笑安然,那段我们最快乐的时光.
还有他记忆里对Albus说的那句永远都一样.
抛开他曾对黑魔法的痴迷,哪怕算上也可以,他都没有变过,Severus Snape,永远都一样.
他说愿意看着我们幸福地活下去,我心里居然有些遗憾,只能干笑一声.
'咳,可是我们都来到了这儿,死亡已经不是我们最大的敌人了.'
'爱才是.'
我几乎是在话出口的同一时间反应过来,有些慌乱地咬住下唇,Lily,你是在暗示什么!不可以!
我错开眼神不去看他,慌张地沉默着.

Severus Snape:爱是我们最大的敌人?因为我错爱上她,因为她钟爱波特,所以没有人可以了无牵挂,比起形同陌路,这样的爱注定会更加痛苦。电光火石一瞬,竟以为她的意思:我们终究遥遥相隔。
匆忙甩开这个念头,不会的,她不会在此时把这样的刺扎在我心里。尽然,我只会祈祷她的幸福,尽然,悲剧早已在光阴的点滴中酝酿。尽然,不知哪一天开始,对于“波特夫人”,已不那么介怀。
她只是太相信邓布利多所谓伟大的爱,只是紧握着善良与希望,别无他意。一定是这样。
仍旧小心放下了轻靠在她长发上的手,挣扎爬起。圣战还未结束,而自己却害她不能过分显露出对救世主无时不刻的牵挂。
“也许你想看看他。阿不思说...说他必须得...死。”
亲口对她宣判死刑真是不好受,为什么那个老头现在不出面自己解释!猛然想起,他已经死了很久。
“也许你已经知道了。但是,可能会有奇迹,就像上次那样。”
可就连自己也不相信,大难不死的男孩能够两次躲开死亡。

Lily Evans:他起身后我却仍跪坐着,他的一字一句都刻在心上,清了清嗓,我抬起头看着他.
'嗯,我知道,我刚...刚从那里过来...James他们陪着Harry.'
为了躲避Harry的死亡,为了来,见他.我逃跑了.
'大概,很快他也会来到这儿.'
属于Albus的气息仿佛蒸腾在车站里,心里居然莫名有一些渴望,想要抱一抱眼前这个人.
我逃避了现实和责任.
'嗯,也许吧,会像那样.'
我干笑两声,回答他.但是,没有赤胆忠心咒保护,Harry真的会躲开死亡嘛?我不知道.
有一瞬间,满满的自责涌了上来,我仍是跪坐着,双手捂住脸,无助地抽噎起来.

Severus Snape:有些后悔提起这个沉重的话题,但是她总要面对。人们总以为死后就可以一了百了,可就算在天堂,一样免不了经受来自人间苦痛的折磨,真是讽刺。
真希望此时能把她拥在怀中,给她温暖。那个晚上,她的体温一点点流逝,而我什么也抓不住。无能为力,便是沉疴的伤痕。
踟蹰着在她面前蹲下,将手搭在她颤抖的肩头。亲爱的Lily,你这样真令我痛心。
“会过去的。一定会的。”
除了无力的安慰,不知还能说些什么。
本以为不会在意这些,可是当鏖战过后,霍格沃兹真的一片疮痍的那一天,也许我会感到难过。兵燹赤地之上,已经留下了太多尸体。
会过去的,一定会的。可是还要等多久?

Lily Evans:咬了咬自己的指尖,深吸了一口气,迎着人的目光站起了身,大概是这个关头自己太过多愁善感了吧.
Harry要怎么样都会是他自己的决定,我和James能做到的,不过只是带他来到这个世界,把一大堆的抉择抛给他罢了,
'呃,嗯,咳咳,'稍微清了清嗓子.
'你想去看一看吗?嗯,我是指大战.'
努力做出轻松愉快地样子.
'我可是偷跑出来了,我得回去,毕竟那儿还有那么多人,你要和我一起吗?'
不由得他回答,十分自然地扯过他的袖子往车站的出口走.
'你一定得去瞧一瞧.'

评论

热度(6)

  1. 月影_Slytherin石成灰散人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