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影_Slytherin

=月影 个人马克转载囤货处 HP/pm/LotR 半个画手半个文手

【原创】To Warm Your Heart(SS/HG,PG-13,短篇完结)

The Burrow:

“住嘴!” 

Alastor Moody的咆哮使一屋子的人都安静了下来,除了Severus Snape和Sirius Black还在会议桌的两头瞪视着彼此。 

“黑巫师是不会改变他们的本色的,Mad Eye,你自己也说过。”Sirius的目光没有离开Snape。“而且你不认为这是我们听到过最不可信的情报了吗?” 

Mad Eye转向Sirius,那只魔眼却翻了个个儿,转向了后面,露出大大的眼白。“Dumbledore信任Snape,Sirius,尽管我不得不说,我和你一样怀疑他。”Moody慢慢地说,“你指示我们应该监视神秘事务司,结果Author现在还躺在圣芒戈,”Moody终于转过头来,两只眼睛都盯着Snape,“如果不是Potter,我们可能已经失去了他。而我们还不知道Potter到底为什么能看到这些。现在你又告诉我们,你需要我们去保护Bode?我从来不知道你有这么好心,Snape?” 

Snape的脸涨红了,Sirius发出嘲讽的大笑。“他是觉得Bode那比他漂亮的多的鼻子如果被人割掉太可惜了,Mad Eye,Bode从不流鼻涕。” 

一桌子的凤凰社成员都低下头掩饰自己的笑声和表情。Snape站了起来。 

“我的工作是提供情报,各位,采纳与否是你们的事。至于Weasley和Potter的事情,我再一次声明,与我无关。” 

“站住。”Sirius也站起来,Snape慢慢地转过身来,重新面对他。“我假设你肯定不是在挽留我吃夜宵,Black?” 

“我这里不提供鼻涕虫的晚餐,Snape。我警告你——”Sirius几大步走到门口,鼻尖离Snape只有一寸近。 

“Sirius!”Remus低声警告。 

“我警告你,Snape,我没有一秒钟相信你变好了,Dumbledore可能会原谅你,但我不会,永远不会,如果你敢动Harry一根汗毛——” 

Snape几乎没有动嘴唇。“我也警告你,Black,离我、远、点。”




“嘭!”关门的声音响彻门厅。 

“杂种!怪胎!滚出去!竟敢玷污我祖上的家宅——”Snape魔杖在空气中狠狠劈下,安静的瞬间刚好听见一个细小的声音。 

“先生?” 

Severus顿了一下,还是向门外走去。 

Hermione从角落里追出来,还挂着一只伸缩耳,手里捧着一杯热可可。 

“先生!” 

Severus站在半开的门边,十二月末的飞雪飘扬在空中,狂风裹挟着雪片和黑夜,扫进Severus单薄的袍子里。 

“回去,Granger,不管你听到了什么,无所谓。” 

Hermione无措地站在他身后。“那么至少喝点热饮再走,先生,太冷了。” 

Severus转身看向Hermione,夜色在他脸上涂了一抹难以辨别的神情。 

“一杯热可可暖不了一整个冬天,Hermione。”他低声说出她的名字,让Hermione心口莫名地痛。 

她不知哪来的勇气靠近他,牵起他僵硬的手,忽略了他的退缩,把那杯可可塞到他手里。 

“我想暖的也不是这该死的天气,Severus,”舌尖卷过他的名字,黑夜掩饰了她的脸红,“而是你的心。” 

风雪掠过树梢,发出咻咻的声响。 

Hermione不安地站在原地,既不敢退开,也不敢开口。她受不了这份尴尬想要开口道歉—— 
Severus那只没拿杯子的手抚上了她的下颌,如此轻柔,以至于似乎随时都会离去。那只手——确切地说是两根手指——轻轻地、但是不容质疑地抬起她的脸,Hermione甚至不敢呼吸,眼睁睁地看着他靠的越来越近,慢慢地,她听得到他的呼吸—— 

两片柔软的唇碰上了她的,Hermione简直不敢相信Severus的嘴唇也会如此柔软。Severus温柔但是笃定地吻着她,闲着的那只手来来回回地描摹着她的轮廓,从下颌来到耳后,栖息在她的脖子上,拇指略略擦过她的发根。 

然后Hermione感觉他的唇慢慢离开了她的。依然难以看清他的神色,但Hermione确定有那么一瞬间,她看到了Severus眼中有什么东西一闪而过,而她差点就错过了。 

“Severus?”她小声挤出来这么一句,觉得自己的声音奇怪地沙哑。 

“很暖。”Severus微微举了举那杯可可,嘴角牵出一个弧度,又补充道,“我很暖。” 



温暖的灯光下,金色的雪花欢快地飞舞。

评论

热度(15)

  1. 月影_SlytherinThe Burrow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