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影_Slytherin

=月影 个人马克转载囤货处 HP/pm/LotR 半个画手半个文手

【魔戒】中土唯一的国王陛下和他的诸位君臣的君臣遇合五十问(4)

Other and Infinite:

 时隔N久终于想起来这回事了,于是再来更一点。仍然废话一大把,但三千多字写了7题还是很有进步的吧(喂!!)。


前篇在此:(3)(2)(1)


 问题出处来自 @北邙山下尘 姑娘。


-------------------------------------------------------


使用说明:


本份问卷理论上以“中国古代历史上双男性的明君贤臣组合”为采访对象,但我相信只要稍作变通,它便可以适用于亚历山大/赫费斯提翁、水表/水表、萧景琰/梅长苏、武则天/上官婉儿、赵佶/蔡京等组合以及你能想到的其他更(为什么是更)放飞自我的人物组合。


大多数题目出于粮食向的考虑设计,但并不排斥恋爱向的答案处理办法。


出题时对《夫妻相性一百问》和《情侣离间69问》等问卷进行了参考,在此致意。


使用者可以根据实际需要对这套问卷进行包括但不限于增删题目、调换顺序、修改用词(把君臣改成同僚的程度也是允许的)等处理,并应用于同人写作中,无须一一知会作者。不过以本问卷为基础二改并作为自己出的问卷发布的行为将被视为侵权(划掉)虽然其实并没有什么办法追究(划掉)。


如不介意,产出后请圈问卷作者来看,最近缺君臣粮。


转载请保留作者ID及这份说明。


 ------------------------------------------------------


 


14、是否存在第一次对对方生出“我与TA君臣相得”念头的契机?如果有,是什么呢?


阿拉贡:…………


迪奈瑟:…………


伊欧墨:(笑)你现在知道你的错误了吧?如果直接问我和阿拉贡多简单呀。


主:(没好气)我知道你是一见倾心不用再废话了。


伊欧墨:不不,这还不太一样。一见倾心更多是作为平等的朋友,惊讶赞叹还有欣赏;毕竟那个时候谈不上君臣吧。


主:你们本来就不是君臣!


伊欧墨:这个兄弟之邦的确切关系是有点复杂,但在我心中我们还是有这层君臣关系的。在帕兰诺平原上,当他穿过死亡阴影与千军万马,带着助力和希望来到我面前那一刻,我真是深切感受到了王中之王的力量。我很庆幸将忠诚与友爱交给了这样一位能跨越一切障碍如约来到我身前的王。那一刻大概就是你说的“君臣相得”的契机。


法拉米尔:我附个议,深感“君臣相得”的契机就是王跨越无法想象的障碍来到我身前的那一刻。我和王的初遇比起伊欧墨的帕兰诺平原盟约,虽然没那么热血,但更神话故事不是么?


主:……我不太想理你们两个。塞哲尔陛下,埃克西里昂殿下,你们来说说?我觉得你们两个回答这个问题会比较有意思!


埃克西里昂:……其实有点尴尬。


塞哲尔:(笑)我不尴尬。那我先来说吧,最“君臣相得”的一刻大约是索隆吉尔第一次带骑兵团出征归来和我们饮宴的时候。他终于和我们一起唱歌跳舞了,还比别人都胆大地邀请了莫雯[1]跳舞。


主:陛下我不太能理解到你的点?


塞哲尔:索隆吉尔刚来的时候还是颇有些疏离感的,也许是语言关系,也许是喝不惯我们的酒,总之虽然他谦和友善但总是不太有自己人的感觉。但那一次出征归来他特别放松,特别融入,活脱脱的就是我们族人。敢请王后跳舞,不正代表在他心目中我不仅是领袖,更是朋友,甚至是亲人么?


主:挺有意思的说法。埃克西里昂殿下?


埃克西里昂:……我仍然觉得这并不合适。


阿拉贡:(微笑)并没有什么不合适,殿下。您还记得当初昂巴间谍事件那次?终于抓住几个间谍,破坏了他们的阴谋之后我担心您的安危,匆匆赶到第七层;本只是想和中庭的守卫们确认一下情况,毕竟我那时候满身血污,实在不太适合与尊者会面。没想到我还没来得及离开,您却亲自赶到中庭,毫无忌讳地拉住我的手拥抱我。那时候我便想,虽然我隐姓埋名居于人下是某种必须,但这并没有什么不好;如果没有别的必须就让我这样穷尽一生也没有什么不好。您无疑是一位值得我全心敬爱的主君。[2]


埃克西里昂:(哽咽)陛下……


阿拉贡:还有,我当时根本停不下来地在想,您的那一身庄严华丽的丝绸可是全完了,再也洗不出来了。


主:(掀桌)国王陛下我刚想给您的情话鼓掌的,破坏气氛什么鬼!!


 


15、是否存在第一次对对方生出“我与TA不复当初”念头的契机?如果有,是什么呢?


主:特此注明,我们必须先回归主角迪奈瑟大人。


阿拉贡:(脸色突变)


迪奈瑟:我和他没有什么当初,自然也没有什么不复当初。


主:但是国王陛下显然觉得有这样一个时刻。


阿拉贡:(摇头)没有什么好说的。


主:您这就不够意思了。


埃克西里昂:(大惊)陛下他对您做过什么?!


阿拉贡:相信我,其实并不是什么大事,只不过我年轻时候比较情绪化而已。行了,下一题。


主:迪奈瑟大人您来说吧,您到底对国王陛下怎么啦?


迪奈瑟:呵。利用他的弱点套过几次话,安排军务时难为过他, 甚至要说我在他伤病虚弱的时候刻意严苛我也可以承认。但我怎么知道他究竟为哪一次变色。


阿拉贡:(叹)下一个话题。[3]


 


16、作为臣子的一方在之前或之后跟随过其他君主吗?您认为对方是否是您跟随过的君主中最杰出的?对您来说,TA区别于其他君主最重要的一点是什么呢?


迪奈瑟:刚铎摄政王的君主只有刚铎。


埃克西里昂:(冷笑)


法拉米尔:(温和)这一点我必须提出异议,父亲;“直到国王归来”不只是一句谚语,更是誓约。


主:其实我倒是想问国王陛下,是不是迪奈瑟大人继位您就一定不会留在刚铎了?


阿拉贡:(沉默半晌)也不是。如果有这个必要我仍然会留下。虽然我们的关系并不融洽,但如果是关乎刚铎安危的大事,迪奈瑟也不是完全听不进我的话。


主:您这句话说得太勉强了。


阿拉贡:我又不是没做过勉强的事,这就是职责。


主:……突然觉得我有点想看看,您痛苦万分地在迪奈瑟大人手下挣扎的景象——喂你们不要拍桌子,我是主持人我有保安和冲锋枪!咳——我来问个缓和点的问题,那国王陛下您跟随过的君主中哪一位最杰出呢?


阿拉贡:这算缓和点的?


主:哎哟大家又不会记恨你。


阿拉贡:其实最杰出的当然是埃尔隆德领主大人。


主:啊?能这样算?


阿拉贡:你对“领主”这个词有什么误解?我久居瑞文戴尔,当然算是河谷领主的臣下啊。


主:所以说埃尔隆德大人和别人不一样在哪?


阿拉贡:……你觉得呢?


主:这是个访谈节目啦,不能意会只能言谈,您赶快解释一下。


阿拉贡:埃尔隆德大人的出身、学识、经历都鲜少有人——或者哪怕是精灵——可以比拟,更拥有超凡的仁爱与睿智。在我而言,他是值得全权信任的领袖,更是慈父,导师,守护者。


 


17、作为君主的一方有其他比较欣赏的臣子吗?您认为对方是否是跟随过您的臣子中最杰出的?对您来说,TA区别于其他臣子最重要的一点是什么呢?


塞哲尔:索隆吉尔当然是最杰出的。就算那个时候我不知道他拥有纯正西方血脉和古老的精灵王的教导,那也觉得他拥有旁人根本无法拥有的品质和力量。甚至都不敢奢望能再有一个接近他的。


埃克西里昂:附议。


迪奈瑟:(冷笑)


主:哎那么迪奈瑟大人您觉得您见过比他更杰出的臣下么?


迪奈瑟:他是臣下?在真心遵从追随这一点上,我领导过的所有臣子都比他强。


主:……好吧论领军作战行政治民的综合能力呢?有比他强的么?


迪奈瑟:(沉默三分钟)没有。你这问题是故意的。


主:我虽然吐槽他但他也是我男神啊!


 


18、您对哪个(些)古代的君主/臣子心怀敬意?您会用TA(们)的标准来要求自己吗?


阿拉贡:(微微皱眉)


主:哦,陛下的祖宗心理阴影我们都懂,您得是一定要超越祖辈先人的标准吧?


阿拉贡:不,不能这么简单地说。其实伊西铎是一名英勇、坚毅、拥有许多优秀品质的王者。只是面对最关键最严峻也最为困难沉重的考验,他败了。我仍然十分尊敬他。“伊西铎后裔”是一个崇高的称呼。我要求自己在别的方面都能像他那样,但一样能通过打败他的考验。伊西铎后裔的最终挑战就是战胜伊西铎的克星。


主:咦?我是不是读到了什么政治隐喻?关于王权和腐化和制约的?


阿拉贡:(笑)大约是吧,但对于身在局中的人不太一样,我并不想打破第四面墙。


主:……你能说出这句话墙早就塌成粉了 ……迪奈瑟大人有向往的先贤人物嘛?


迪奈瑟:有。


主:还真有?谁?


迪耐瑟:和伊欧尔王定下兄弟盟约的齐里昂。[4]


主:……为啥啊?!


迪奈瑟:我想要的——我应有的——就是那般自主与权力。


伊欧墨:你和我肯定是搞不出这种盟约,我觉得你和我舅舅还有表兄其实希望也不大。想要达成这种盟约,需要付出的是真诚的尊重与爱;光想着自己的独立和权力谁也没心思陪你玩。


迪奈瑟:(冷笑)你和你舅舅果然是一类人。


 


19、您对哪个(些)古代的臣子/君主心怀憧憬?您会用TA(们)的标准来要求对方吗?


阿拉贡:当然不会用上古智者的标准来要求别人。(笑)我想埃尔隆德大人这样的传令官也不会有第二人了。


迪奈瑟:也再没有下一个诺多至高王了。我并不会要求任何人能像西方努尔曼诺至高王一样,或者说哪怕一样也与我无关。我是刚铎的摄政王,刚铎以下再无主君。


 


 


20、您对古代的哪对(些)君臣关系心怀向往?对方符合您对君臣关系的理想吗?


主:我觉得这个问题换人吧,不然太难为迪奈瑟大人和国王陛下了。


阿拉贡:虽然我和迪奈瑟不算是君臣,但亦有共事经历,有一次战役他还是我的直接上级,也并没有因为对我的不满而做出任何不妥的决策。真要谈论也并没有太多难处,我们当时完全能够放下情绪共同为刚铎而战。我甚至曾在敌对的哈拉德王庭中为臣,相比之下迪奈瑟大人的偏见并不算什么。


迪奈瑟:呵,听听这纡尊降贵的口气。


阿拉贡:(叹)


埃克西里昂:因为他确实就是纡尊降贵,你怎么总是不能理解这一点?


主:要不然埃克西里昂殿下来回答这个问题吧。


埃克西里昂:谈不上对哪些君臣心怀向往;第三纪算不上多么光辉万丈的时代,先人的故事里太多遗憾。我深深敬佩马迪尔宰相作为第一任摄政王的忠诚与勇气,但又觉得,如果他和伊尔努尔王的关系更好一点,说不定也就没有他成为摄政王的必要了。[5]至于索隆吉尔,他超越了我的一切想象。如果可以这么定论的话,我会说我与索隆吉尔就是最理想的君臣关系,但显然,我一直没能理解我们关系的一切真相。但如果我也能有幸成为他的宰相,跟随在这样一位强大高尚,为了国与民能付出一切的君主身后,这甚至比理想更完美。


法拉米尔:是这样的,祖父,我知道自己无比幸运。


[1] Morwen of Lossonarch,洛汉王后;塞哲尔王娶了一个刚铎南方妹子。


[2]仍然出自FFG家的桌游 Steward's Fear故事段。


[3]迪奈瑟曾经对阿拉贡干过啥?同人看多了,就会发现他什么都干过了(喂!!)……我脑补的版本可以参考拙作《酒淡如水》


[4] Steward Cirion and Eorl the Young。刚铎洛汉盟约的起点。


[5] Earnur就是不太听Mardil的劝,最后才孤身去跟巫妖王干架就没回来,于是刚铎有了摄政王。

评论

热度(29)

  1. 月影_SlytherinOther and Infinite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