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影_Slytherin

=月影 个人马克转载囤货处 HP/pm/LotR 半个画手半个文手

[原创][The Hobbit][Aragorn/Legolas]周而复始,完。

逆冷CP悲凉一生:

这个坑我似乎是一直忘了发送?第一部分的最后一篇番外讲的是瑟兰迪尔为什么会让莱格拉斯去找阿拉贡。


Anyway,估计早就没人记得了。




5.番外。


瑟兰迪尔第二次见到名作埃斯泰尔的人类小男孩是在二十多年以后。




虽然二十几年对于精灵来说只是根本不值一提的弹指一瞬,但幽暗森林的国王真正见到已经长成青年的人类时还是不由得感叹一声。


二十年,对于精灵来说甚至不会有什么样的改变,可是岁月的痕迹却在人类的身上展露无遗。眼前的埃斯泰尔已经不是那个在他脚下绕来绕去的小男孩了,如今他已和其他成年精灵一般高了。齐肩的长发像其他精灵那样盘编起来,除了略微比精灵宽的下巴外,俨然与精灵别无二致,只是不知为什么,眼神里多了一份精灵不曾沾染的忧郁和沉重。


瑟兰迪尔这才发现,他已经不需要低下头去才能看到曾经的人类小孩了。




瑟兰迪尔回了会神,此时他扬了扬了埃斯泰尔带来的伊姆拉崔的官方问候信,转过身去回到了自己的王座上。埃尔隆那个家伙,似乎总是不甘心自己将中土世界的局势置身事外,于是托付给他了一个有点棘手的问题啊。瑟兰迪尔心里埋怨了一下。




“所以,埃尔隆说你要作为使者在我这里呆一段时间。” 瑟兰迪尔拿着手中的信,不确定该不该得出这一个结论。


“是的,殿下。” 褪去了二十年前的天真烂漫,眼前酷似精灵的人类对着君主颔首。


瑟兰迪尔想起那是多少年以前,小男孩还对君王的身份没有一点避讳,就算知道他是幽暗森林的君王也还是能像对待平常人一样坐在他身边,妄图听自己诉说心事。而眼下,人类俨然已经意识到了在宫殿,或者说是公众场合礼仪的重要性。




真无聊,瑟兰迪尔有些惋惜。这名人类所带来的惊喜远不如二十年前那一句不分轻重的“殿下有心事可以跟我说”。现在看来,让人类再重复一遍或许他恨不得像那些精灵一样掐死自己脖子。




“那么”, 幽暗森林的君主看着殿下地埃斯泰尔,稳重有礼,一时不知道改如何安排,


“先去把鹿喂了吧。”




幽暗森林的君主第一次就这样,把派遣而来的伊姆拉崔的使者打发下去了。




后来具体什么情况,瑟兰迪尔自己也没有太过关心,不过根据下属报道,人类并没有在那群鹿中间受到太多的阻碍,相反,埃斯泰尔和它们相处的很好。这多半是归功于埃斯泰尔那一口流利的精灵语,毕竟是在伊姆拉崔长大的,精灵语早已像是自己的本土语言一般,这让鹿群,或者说是任何生物都没有注意到他与精灵微小的区别。


瑟兰迪尔也间接地听到属下讨论过,很多精灵几乎都在第一时间错把伊姆拉崔的使者认作了精灵,瑟兰迪尔在王座上侧了侧身子,想起埃斯泰尔确实同埃尔隆那里的其他精灵别无二致,都是一头亮丽的乌黑色头发,一丝不苟地盘编好隐藏在兜帽地下,一尘不染的袍子加别致的软靴。的确,这家伙太像个精灵了。




于是在幽暗森林富有传统的欢迎晚宴上,瑟兰迪尔亲自递给了人类一杯酒。




然而埃斯泰尔早已对幽暗森林的传统有所准备,埃尔隆领主早就提醒过他木精灵对于宴会有着非同一般的热爱,所以当他听说了专门为了欢迎他的盛大宴会时,他也只是莞尔,毕竟幽暗森林可是一个任何理由都可以拿来开宴会庆祝的地方。


可是当埃斯泰尔看着手中的酒杯,还是有一瞬间的迟疑。




“怎么,担心埃尔隆会皱着眉头对你说,小孩子不要喝酒吗?” 看到人类的反应瑟兰迪尔就猜到了些许。


“不……” 人类似乎在思索着更好的解释,“只是,我还从未喝过酒。”


想起埃尔隆那副严肃的样子,瑟兰迪尔点点头,表示可以理解,埃尔隆严肃的家规里想必不会缺乏“未成年不能喝酒”这些繁文缛节。


“随你选择吧,现在你是大人了。” 瑟兰迪尔回答他。




只是这事关你的选择,看你是否还是想要做埃尔隆严厉家教下的那个小男孩。


国王看到人类犹豫了一下,便将杯子里红色的美酒一饮而尽的时候,觉得终于看到了二十年前那个敢于跟他分摊心事的人类男孩的身影。




从此,幽暗森林的精灵们知道自己的国王多了一位酒友。




“你希望自己成为精灵吗?” 瑟兰迪尔在另一个宴会上,举着盛满美酒的杯子看向身边的埃斯泰尔。


“我不太明白你的意思,殿下?” 人类显然被这突如其来的话问住了。


“我记得你小时候说,你特别羡慕精灵。那么告诉我,埃斯泰尔,你希望自己成为精灵吗?” 瑟兰迪尔灌了一口酒,语气没有任何起伏。意料之中的,他没有听到人类的任何回答,除了沉默。




“埃尔隆那个家伙就是太过矛盾,一方面想要你继承你祖先的使命,一方面又忘不了你母亲的嘱托。” 瑟兰迪尔就着人类的沉默再次开口,“但现实是,你并不能贪心到同时拥有他们,至少现在不能。”瑟兰迪尔看着身边的人类,二十出头的年纪,年轻的不像话,却带着和精灵别无二致的精致容颜,这不该是一个充满朝气的年轻人类所带来的感觉,这外表从他的骨子里显得格格不入。


“殿下……”人类想要说什么,但除了一个称呼,他什么也说不出来。


当然这一切都在精灵王的意料之中,“我不是你的老师,埃斯泰尔。作为你的老师,我相信格洛芬戴尔已经将该交给你的东西都毫无保留地传授给你了。我只是作为一个精灵,发表出自己对于人类的看法而已。”




你需要选择,做个精灵,还是人类。等你做出决定,才是你走出伊姆拉崔的第一步。而现在,你只是一个埃尔隆宫殿里不论不类的精灵。这句话,瑟兰迪尔并没有说出口,他看着人类若有所地品着手中的酒杯,确定他自己会思索明白。




然而瑟兰迪尔又一次猜对了。没过多久,他就看到这名人类稀客抛弃了往日里精灵独有和装束,穿着人类厚重的长靴和铠甲出现在训练场或是格斗场。他不在梳精灵的发饰,而是学着人类随意的一挽,有时候甚至就任由着头发散落在那里,这让他坚毅的下巴看上去不再那么突兀 ——这一切都让他看上去更像一个人类。


周围的木精灵们先是有了不同程度的吃惊,但很快便适应了这样的埃斯泰尔。人类开始每天混在训练场里,忙着和木精灵们比拼武艺,晚上则继续跟着他们喝酒言欢。在那些木精灵眼里,埃斯泰尔是他们的同伴,朋友,伊姆拉崔的使者,但并非一个精灵。


瑟兰迪尔默默地注视着埃斯泰尔的改变,知道埃尔隆交给他的任务已经完成了。




“我猜你并不爱学习格斗。”瑟兰迪尔皱着眉头看着人类和其他木精灵在射箭场上比赛的成绩说道,“尽管格洛芬戴尔是最好的格斗老师,但你的成绩很难令人相信你是他的学生。”


“殿下,老师当初并没有叫我射箭,他让我将全部功夫花在了用剑上面,所以面对这种充满技巧性的武器,我确实不在行。” 埃斯泰尔后退一步解释,语气并没有多么惋惜。


“原来如此。” 瑟兰迪尔点点头,“但这并不意味着你需要这方面的练习。” 说着对射箭场的其他木精灵做了个手势,便看到他们拎来各式各样的箭筒摆在人类面前。“反正你今日没事可做,就跟他们试试吧,没有坏处。”


“机会难得,殿下不趁机指点一二吗?” 自从改了装束,埃斯泰尔身上那人类特有的耍无赖的特性倒是充分体现了出来。


“我?” 瑟兰迪尔嘴角抽了一下,“我并不是最好的箭术老师。”


“哦?如果殿下不是最好的,那我不敢相信还有谁能是第一?” 典型的人类油嘴滑舌,瑟兰迪尔笑了。


“箭术最好的精灵现在并不在城堡里。等有机会,你见到他,不如让他教你。” 幽暗森林的君主就这样丢下围着满地箭筒的人类,扬长而去。




瑟兰迪尔知道人类已经意识到留在这里不是长久之计,他只是在等人类开口。


他已经教给了人类所需要的东西,这便是最后一步——让他自己有足够的勇气走出精灵的庇护——但这并不容易。




瑟兰迪尔让人类带领着一个小部队去参与森林周边的半兽人围剿活动。埃斯泰尔一开始以为只是单纯的击杀半兽人,但次数多了,难免看到地上的尸体,还未来得及救出的同伴,已经手无寸铁却被屠杀的无辜村民。瑟兰迪尔知道人类在观察,在思索,却同样充满矛盾,直到人类见到足够多的精灵或者人类,或者其他什么生物惨死在半兽人的鞭挞下,而自己却无能为力。


“一整个村子都被半兽人屠杀了,我们赶过去的时候已经晚了。那里堆满了尸体,我——”


“埃斯泰尔,” 幽暗森林的君主打断他,“幽暗森林周边的领土不关我的事,人类的生命也是,你只需要告诉我,我们领地边界的半兽人都消灭干净了吗?”


人类显然愣了一下,对于瑟兰迪尔过于冷漠的反应充满了愤怒和不解,但迫于威严,只能点了点头。


“既然如此,那便没有你的事情了,下去吧。” 瑟兰迪尔头也不会的遣走了人类。




那天晚上埃斯泰尔并没有参加名为庆祝剿灭半兽人的酒会,瑟兰迪尔一杯一杯地品尝着从地窖里拿出的美酒,一边盘算着时间,是时候了。


他知道,人类显然会对今天的事情思索很多,毕竟他看到一整个村子被半兽人害死的人民,尸体还堆在那里。他只是不关心,人类并不属于他的关心范围,他相信埃斯泰尔已经想明白了。




谁才是背负人类命运的那个人,谁才需要去关心着人类的生存那个人,谁才是那个被唤作埃斯泰尔的,人类的希望。


瑟兰迪尔品着酒,知道在今天之后,人类已经了解,该如何走出那不再被精灵所庇护的第一步。


于是第二天的早上,埃斯泰尔向精灵征求同意的时刻,瑟兰迪尔在心里露出了一个长长的笑容——那是他允许自己为这位优秀的埃西铎后裔所做的最大的程度的善意。


“你来自伊姆拉崔,你知道我无权干涉你的自由。”


“那么,瑟兰迪尔殿下,谢谢你这段时间的教导。”


“你做好准备了么?”


“说实话殿下,没有。但我想我需要去体验一下,人类的生活是什么样子的。不是作为埃斯泰尔,而是作为一名人类。”


这一刻瑟兰迪尔似乎终于明白,为什么埃尔隆会对这位人类养子有着超乎常人的怜悯和关爱。“你拥有整个幽暗森林的祝福。”瑟兰迪尔缓缓开口,“我便不指望我们还会再见了。”


“我想是的。”


“那么,再见了,埃斯泰尔。愿梵拉与你同在。”




瑟兰迪尔看着那个远去的背影,那是人类的第一步。埃斯泰尔从他这里真正走出了伊姆拉崔,而人类所面对的是属于他的一整个世界。


第一部分完。

评论

热度(20)

  1. 月影_Slytherin逆冷CP悲凉一生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