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影_Slytherin

=月影 个人马克转载囤货处 HP/pm/LotR 半个画手半个文手

【LOTR /AL】缔结·上(ABO设定

Psyche_Chang:

*声明:人物属于托老,不属于我,纯属娱乐


*分级:NC-17


自产自销的AL肉。


*神助攻吉姆利有!(。


    任谁都看出来,精灵已经濒临极限了。


    他们在赶路,也尽力看护这或许随时都会被某种恐惧淹没的可怜Omega,但似乎收效甚微。


    莱戈拉斯焦虑不安,每一次迈步都显得虚弱。精灵仍然是轻盈的,却全无他平日里的矫健与迅疾。队伍里的其他两名成员都明白他的情况,却默契地保持了沉默。


    这不能责备谁,他们都没有准备。


    莱戈拉斯尤其感到极端的悔恨与恐慌。


    百岁的第一次发情已代表他踏入了成年精灵的世界,然而或许是因为某些政治需要,或者别的什么,总之瑟兰督伊丝毫未提儿子的婚姻大事,于是这件事就被这么耽搁下去。他甚至没有订婚(何况婚前性行为也是禁止的),当然也就没有Alpha替他纾缓性欲。幸好未婚Omega精灵们的发情期间隔长并且时间规律,他从没有担忧过当自己意外发情时会发生什么。Omega属性的王子在这一点上得到了更多的照顾,他身边最为亲密的Alpha只有陶瑞尔,和他的Ada。他们当然不会在王子发情的时候再靠近,陶瑞尔会在王子忍耐这因无人缓解而拖延至七天的情欲折磨之前,给予他真挚的鼓励。父亲明里虽无所表示,暗地里却吩咐侍卫与仆人多加看护。


    他们做得都很完美,以至于王子对于在这方面照顾自己毫无经验。


    未孕育的精灵们平日里在能力上没有什么区别,王子完全忘记了还有发情这样一茬。这个未婚的Omega发情期二十年才来一次,他早就忘了离开密林的六十年里,前几次的发情他在Omega庇佑所捱了过去,这让他没有得到教训,而此时——这太糟了。


**


    朦胧里,莱戈拉斯只觉得腿已无力,他支撑不住了,低低哀叫着倒在地上。吉姆利想去搀扶却不敢,矮人急促地喘起来,反倒往后退去,大声吆喝,“不!我可不能干这差事!”他紧握着斧头,坚决地盯住阿拉贡,“该你去,你去——精灵看起来就像要自己脱衣服了!”


    阿拉贡此时成了Omega气味的第一受害者。精灵平素里没有半分气味,他本该是淡漠而遥远的,此时却让附近的空气都充斥着香甜。阿拉贡分辨不出密林王子究竟和别人有什么不同,但他知道这味道前所未有的强烈,使他更难以控制自己,他来不及像吉姆利那样离远,结果喉头发紧,几乎挪不开步子。阿拉贡回头再看了一眼吉姆利,后者眼中充满了鼓励。该死,他拿下莱戈拉斯负在身后的武器——到最后他能做的仍不过是听从本能召唤抱起精灵,充满占有欲地将他禁锢在怀抱里。


    “别磨蹭啦!否则该彻底走不动啦!”矮人跳着脚,努力把自己面前诱人的气味挥散,“那顽固的精灵之前可不是说前面有个隐蔽处吗——幸好半兽人离咱们还很有些距离,快走快走!”


    一马当先的吉姆利受到气味的影响而更为焦躁,话也多起来,但也仅仅而已。阿拉贡还保持沉默,却已然沉浸在那股芬芳馥郁中,他的体力并不受影响,仍然健步如飞、甚至因兴奋而更加迅猛。可他的意识已经陷入混沌,他不能说话,因为他稍一张嘴就会发出沉重的喘息。


    吉姆利没有和他争夺Omega的意思,阿拉贡非常清楚这一点,这更让他为自己的行动感到不齿。


    一行人朝着能够暂时遮蔽的地方赶去。莱戈拉斯很轻,作为一个暂时的负重物他不值一提,可他仍然在给阿拉贡制造着麻烦。他绝不是个安分的负重,他半睁着眼,双瞳迷蒙,似乎进入精灵的幻梦中。他散发出甜蜜的气味,哼出婉转的呻吟喟叹,磨蹭阿拉贡结实的胸膛。而且吉姆利说他就快要脱衣服并不是一句玩笑话,他灵巧纤细的手指正在自己的衣物上移动,像是在拨弄琴弦,奏一曲高贵的旋律,他的每一个动作在阿拉贡的眼里都充满某种诱人的韵律,更何况这精灵是在解自己的衣服。阿拉贡没有手来阻止精灵这么做,他对于这幅情景竟感到绝望,只好笔直地看着前方,strider阔步向前,拒绝低头。但即便如此,他也能猜到莱戈拉斯的五指正顺着领口向下滑去,依次拉开束缚着身体的纽扣与别针,打算爱抚自己,甚至给眼前的Alpha看到这样柔软的自己也毫无异议。


    精灵的意识早已经模糊,Alpha的气味叫他颤抖,他的本能要求他取悦Alpha以得满足,这让他几乎疯狂。隐秘处酥麻敏感,那儿分泌的液体濡湿了精灵的裤子,使得那修长的双腿不住磨蹭,其实他仍然试图忍耐。


    他确实擅长忍耐,但那是在面前没有阿拉贡的时候。


    很快吉姆利报告着抵达的喜讯,此时莱戈拉斯已经赤裸了大半白皙如瓷的胸膛,他们几乎是飞跑着靠近的。


    “去安抚他吧!”吉姆利站在隐蔽处的关口冲阿拉贡说道。他怀着一种深切的关心,这种关心不止是对莱戈拉斯的,也是对阿拉贡所展现的,“别伤害他,我们都相信你。”


    葛罗因之子吉姆利将斧头横在地面上,庄重地坐下。他以行动表示了他守护的决心。


    阿拉贡不能再动摇了,他点点头,显露出王者威严的承诺。


**


    莱戈拉斯被放置在地上,而这动作说不上温柔,原谅阿拉贡吧,他连控制自己都显得困难。


    Omega的渴求又上升了一个层次,但出奇的,他的意识却回复了少许,摆脱了精灵幻梦的状况。


    可这也谈不上多好,精灵认识到了此时的情形,然后遭遇了一个难以抉择的问题——他没有时间去忍耐发情期,他们甚至不能耽误哪怕一个晚上;可他也不能就如此交出自己,肉体的第一次结合对精灵意味着……永生中唯一的婚姻。


    莱戈拉斯拉扯着半跪在自己身旁的人类的上衣,直到那与自己截然不同的胸口裸露出来。情难自已,他爱抚着阿拉贡结实的躯体,聊以自慰。上百次无人能解的情欲爆发使他养成了克制的习惯,他低声说着一些辛达语,去拽阿拉贡的毛发以分散无处发泄的欲望。


    “阿拉贡是值得倾慕的人。”


    含糊的发音里游侠勉强听出这句话,心底立即燃起难以描述的激动与快乐。可他仍不放心,也不敢放心,“梵拉在上,我绝不会强迫你,莱戈拉斯……我知道你们也不能接受……通奸。”


    阿拉贡本想说得更好听些,但是失败了。他咬着牙取出精灵的一把匕首,将它塞在其主的手里,“如果接下来我强迫你,如果你不想继续而我拒绝听从,”他理顺呼吸,用自己的手裹住莱戈拉斯持刀的手,轻轻捏了捏,“那就用你的刀刃阻止我。”


    王子惊诧地握住刀柄,他再一次从那双灰色的眼睛里看见了王者的威仪。他竟被这种威严所震慑,使情欲暂时离开了精灵的灵魂。


    他相信阿拉贡的承诺,可他也相信自己的判断。这都是在浪费时间,就算他们再如何坚持,一个Alpha和一个Omega在一起,崩溃只是时间问题——他们最缺的正是时间。


    ——而刀出鞘。


    莱戈拉斯极快地用刀尖抵住阿拉贡的咽喉,集中精力去看对方脖颈在呼吸时颤抖的频率,“……不,你必须收下瑟兰督伊之子、莱戈拉斯的礼物。他不愿意成为你们的负担,哪怕放弃未来。他已……有所觉悟。”


    这不仅仅是一句玩笑话,精灵眼中溢满战士的光芒,匕首却因主人的决定就此被抛到一旁。金属落地,叮叮咚咚敲出乱音。


    情欲染红了这名高贵的战士。


    他们怔怔对视。


    “阿拉松之子阿拉贡,诚谢精灵王子的好意……”


    尾音淹没在亲吻里,他们已经开始疯狂追逐着对方的嘴唇。


—TBC—


惭愧,肉恐怕暂时就这个进度了。


对不起文笔只有这个水准qwq……

评论

热度(154)

  1. 月影_SlytherinPsyche_Chang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