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影_Slytherin

=月影 个人马克转载囤货处 HP/pm/LotR 半个画手半个文手

【斯赫】Trick

Oswin:

前言:先开的脑洞 想名字的时候比较累


突然发现这俩可以改编一个《恶作剧之吻》(what? 然而我并不特别喜欢和熟悉这部漫画 还是算了…
开篇较污 但BG苦手不会更深入了。


深夜的霍格沃兹被笼罩在灰蒙蒙的雾气中,月光都透不过来。赫敏左手抓着自己晨袍的前襟,右手紧紧握着魔杖,只靠魔杖顶端的微光前进。


即使是女巫,也有害怕的时候。更不用说霍格沃兹从来就不是什么安全的地方。
她踏着无声的脚步,幽灵一般路过无数转角仍然找不到自己的爱猫。


再往前就是地窖了,那个油腻腻的老蝙蝠的巢穴。 踟蹰再三,还是不敢上前,刚准备转身离开,身后传来急促的脚步声。


她挥挥魔杖消散光点,躲进石像的阴影中,期盼来人不会发现自己。


—————————————————————————


在心里骂了卢休斯千百遍才勉励支撑自己走回地窖,裹紧身上的黑袍,把污秽都掩藏在内。
幸亏没遇上夜游的波特一行人,不然他丝毫不介意给他们来一个恶咒狠狠治治他们。


木门应声而开,跌跌撞撞地倒在椅子里,闭上眼双手忍不住的下伸开始抚慰自己。


两天前卢休斯一脸欠揍的表情出现在自己面前的时候,就不应该克制自己不把请柬砸在他脸上。这些所谓纯种的娱乐方式难道就那么肤浅吗?还是他们都已经被美容药剂淹没了大脑,连脑回沟都被磨平了?


他永远都无法忘记那个连名字都不能提的黑魔头和他的宠物共同享用一个女麻瓜的场景。想到不禁打了个寒颤,看来明天的早饭可以省了,大概午饭也不需要了。


面不改色的喝下明知道掺杂了药的红酒,仍装作无动于衷,大概不到明日所有食死徒都会听说自己性冷淡的消息。想想都有些好笑。


木门突然发出吱呀声响,斯内普惊恐的睁开双眼,对上了一双巧克力色的双眼,只是曾经充斥在其中的温柔与勇气荡然无存,取而代之的是一片震惊。


———————————————————————


体内的火仍在烧,费尽所有的意志力放开手里的动作扯过黑袍罩住自己,站了起身。


“真是令人印象深刻啊,格兰杰小姐。作为级长难道不知道宵禁时不该在外闲逛吗?还是说你已经被波特的愚蠢传染了?”故作平静的像往常一样说话,右手抽出自己的魔杖,该死,居然没有关门!


赫敏仿佛才反应过来,她一步步退后,不由自主的将魔杖横在身前抵挡。


“现在,快点回你粉红兮兮的公主床上去…一忘皆空!”


“盔甲护身,除你武器,一忘皆空!”赫敏尽可能快的说出脑海里闪过的那些咒语,不管击中与否,转身就逃,一路跑回格兰芬多的休息室。


她精疲力尽的把自己陷入柔软陈旧的皮革沙发里,炉火烤得她有些热,可是极度运动后的脱力感让她对此无可奈何。心仍咚咚作响,好像要脱离胸膛自立门户。
做了好几个深呼吸,都无济于事。


完了完了,她都看到了什么?生长与一个开明的中产阶级家庭,她收到了良好的教育包括性教育,可是对婚姻和爱情的重视使得她并没有与任何一位男士过分亲近,自然也从未看过任何真实的而不是被画在纸上过度抽象过的男性生殖器。


一闭上眼,就能细致的描绘出它的狰狞与庞大。紫红色躯干上纠结着青色的巨龙,仿佛一把匕首直面而来。


可怜的小赫敏哪怕在梦中都在被青龙追杀。


“Hey,赫敏。”她在金黄的晨曦中被轻柔的唤醒,“亲爱的,你怎么睡在这儿?”
“哈利?已经早上了吗?”她揉了揉惺忪的双眼。
“你的眼睛肿的好厉害,没事儿吧?”


赫敏快速回到自己的寝室梳洗干净,对眼睛施了两三个咒仍于事无补,假装看不见凌乱的头发匆匆赶去上课。


——————————————————————————


“早上是……魔药课?”被好友拽到魔药教室后吓到惊慌失措的女级长问道。
“是啊,你怎么啦,没事吧?”罗恩伸手想要试试她的温度,却被她一手挡了开。


“老蝙蝠”又一次踏着准点,翻滚着他黑色的长袍到来。
只是这一次,乖学生赫敏只想逃课。

评论

热度(18)

  1. 月影_SlytherinOswin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