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影_Slytherin

=月影 个人马克转载囤货处 HP/pm/LotR 半个画手半个文手

石上花开:

       少女有些手足无措。


       把那面悬浮在空气中表盘上的粗短指针再往前拨两小格,她刚刚从冬眠中醒来,准确地说是被唤醒。


       她的大脑在片刻的空白后被满满当当地填充起来。在她进入冬眠的前一秒,母亲围裙上煮烂的卷心菜的味道还在她的鼻翼上游动着。和大多数冬眠者一样,身患绝症的少女像冰箱里的食物被冷冻起来一样,冻结到有能力拯救她的今天。


       凌晨四点四十六分。病房里只有她一个人,她活动着生锈的机械般僵硬的四肢,赤脚踩在冰凉如水的地板上。洁白地面随着足尖小心翼翼的轻触画出一道小小的涟漪光圈,扩散到消失不见。


       晚风一点也不温柔地穿堂而过。这提醒了她窗子的存在。没有人告诉她今年是公元多少年,或者有什么别的纪年名称。也没有人告诉她自己沉睡的这段时间到底发生了什么,她只能自己去寻求答案。


       窗户大敞着,或许那个粗心的人忘了关上。对她来说这很好,免得还要去摸索什么奇怪的开关。她抚上窗棂,额上的碎发舞了起来,她没有理会,只是呆呆地看着眼前的一切。




       人,都是人。


       身下的街道上挤满了人,十分默契地保持着缄默,他们都仰着头,目光聚焦在一个方向。男女老少的着装虽然款式不同,但都呈现穆肃的黑色。少女的呼吸声都浅了下来,她清晰地听见恐惧在无边的夜中咔咔的扎根声。


       少女顺着密密麻麻的目光看去,漫天的星罩成的网猛地向她兜下来。令人恐惧的笼罩,星星不再是自己之前所目睹洒满天空的糖粒,而是漩涡般扭曲着,冻结住却惊惧地颤抖燃烧,和梵高的《星空》所呈现的景象别无二致。


       良久,她低头放松酸痛的脖颈,愣愣地按下被风撑起漂浮的裙摆,无意识地揉搓过时布料。


       万籁俱寂。但遥远方向正无声地上演着什么。


       隐约中一幢楼房怪异地变了形状。它变薄,变宽,就像一个调皮的孩子把纸模型压平了一样滑稽,然后悄然倒坍。




       少女突然意识到什么在发生了。


       一切都在变成一张薄纸。灰扑扑的楼群多米诺骨牌般有秩序地一一倒下,死神正挥毫把一切一一画入纸面,向她逼近。


       破晓。街心的雪松变成了一束猎猎的火焰,热烈的绿色熊熊燃烧了片刻便就地躺下。少女目睹了自己目之所及第一个入画的人,是个孩子,为了自己跑开的小牧羊犬挣脱了母亲的掌心,向纸张化的世界迎去。孩子变得扁平后年轻母亲仍未停止尖叫。来自人类最本能最原始的咆哮利刃般将原有的一片镇定剖得支离破碎,幼小躯体摊平的细胞和血管刺激着每一条神经。尖叫,逃窜,一切都在失控,一幅幅抽象派作品被粗暴地完成着。




       少女被画入的前一秒,向吞噬而来的二维化世界抬起一支手臂,探出指尖。她想自己很幸运,作为人类史上极少数目睹了世界史诗性毁灭的一员。当无名指随着中指入画时她有一种蝴蝶敛翼降落在指尖上酥酥麻麻的触感。


       


       掩体纪元67年,地球。

评论

热度(20)

  1. 月影_Slytherin烟烟洛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