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影_Slytherin

=月影 个人马克转载囤货处 HP/pm/LotR 半个画手半个文手

不好吃的一个维章的短打…

惊之:

*・゜゚・*:.。..。.:*・(⺣∀⺣)・*:.。. .。.:*・゜゚・*
作位迷妹 全程就是这个表情+捂脸 是真的捂脸

打了很多字 也打了很多次 但是都无法准确表达我的心情
所以我决定 直接转发...................
反正你们看了就知道我的心情了( 。ớ ₃ờ)╭ ~ ♡

感谢投喂!超好吃!我感觉现在在食堂的我,手里这一块钱的酸菜饼此刻都充满了大海的味道!


今天的夜梓还饿吗:



向漆杯太太要来的梗,只是想随便写写,苏苏政委而已…
明明没有肉,却感觉自己通篇都是和谐词😂…算了发就发出去吧…反正写得不好吃。
我不会艾特人啊…漆杯太太你能看见我吗!(蹦跶





托马斯·维德打开了窗户,走到了阳台上,微凉的夜风将房间里那股暧昧的气息冲淡了些。这是北京的初夏,傍晚时分刚下过一场暴雨,泥土混着城市的夏天所独有的气味在被洗刷得干净了的空气里酝酿着,还透着丝丝凉意。

维德抬手,将自己那头湿漉漉的金色短发向后梳去,露出了光洁的额头。隐隐约约的水声从浴室里传来,维德并没有去管他,只是自顾自的从裤袋子里翻找出了一包烟,点火。

皱皱巴巴的香烟上断断续续的冒出了皱皱巴巴的烟。托马斯·维德深深的吸了一口,可随即他却又皱起了眉,若有所思的盯着手指间夹着的烟,翻来覆去的看。

不够味。

金发的男人慢慢吐出了那口烟,在心里这样默默嫌弃道。香烟是之前在酒店旁边的便利店里买的,同香烟一起买的还有一盒安全套和一管润滑油。PIA的局长习惯抽的是呛人的雪茄,而手里这香烟却是和他一起来开房的那个中国男人随手买给他的。



“先抽着这个。”

章北海如是说道,并带着那副一贯的平淡的表情将烟盒递给了托马斯·维德。维德没说话,也没接过他的烟,反倒是直勾勾的看着他,好像这样就能把这个这个中国人看透一样。然后下一秒,有着锐利的蓝色眼睛的男人动作粗暴的掰着对方的脸吻了上去,两人顺势推搡着倒在了床上…



风又些大了,将托马斯·维德吐出来的烟味悉数吹散,也吹起了他那半开的白色衬衫。酣畅淋漓的做爱后又冲了个澡的维德神清气爽的吹着夜风,显然心情不错。他双手撑着阳台,垂目注视着下方马路的车水马龙,身后的浴室传来了开门的声音。

章北海一边擦着短发上滴下来的水,一边慢慢从浴室里踱步出来。他走得有点慢,半个小时前刚结束的那场激烈性爱让他的腰已久发着酸。

托马斯·维德侧目,叼着烟似笑非笑的欣赏着自己的杰作——章北海那一身的青青紫紫的吻痕和咬痕。

章北海无视了维德那嘲笑他的狼狈的冰冷眼神,从地上捡起之前被扔在地上的自己的衣服,扣着扣子走近了维德。

“把烟灭了。”

章北海的声音还有点哑的说道。

对托马斯·维德而言,章北海无疑是个极佳的床伴。结实,健壮,耐操,还有在床上那深入了骨子里的隐忍,这些都是最能激起托马斯·维德那征服欲的东西。非要说维德对章北海有哪里不满意的话,那大概只有一点了吧:章北海自己不抽烟,也并不喜欢烟味。

托马斯·维德和男人或女人上过床之后,总有抽支事后烟的习惯,所以他决定不理睬章北海那声音喑哑的要求,就当没听道似的继续品味着初夏的清爽。

蓦地,一个还带着洗了澡后的湿气的声音凑近了托马斯·维德的耳朵:



“我说,把烟灭了,Vedder。”



那个黑发的中国男人凑近了托马斯·维德,近到维德都能感觉到对方带着热气的呼吸喷吐在了他的耳朵上。章北海用一口流利的英文,低声在他的耳边轻轻说道,因之前的情欲而带了丝嘶哑的声音字正腔圆的叫着他名字的昵称。

托马斯·维德被章北海的行为弄得抖了一下,连着往旁边闪了好几步。

妈的,该死的低音!该死的章北海!

托马斯·维德揉了揉被章北海凑近过后的那酥酥麻麻的耳朵,咬牙切齿的低骂着,讪讪的掐灭了手中的香烟。




END


评论

热度(39)

  1. 月影_Slytherin惊之 转载了此文字
  2. 惊之今天的夜梓还饿吗 转载了此文字
    *・゜゚・*:.。..。.:*・(⺣∀⺣)・*:.。. .。.:*・゜゚・*作位迷妹 全程就是这个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