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影_Slytherin

=月影 个人马克转载囤货处 HP/pm/LotR 半个画手半个文手

【章褚】扬帆2

惊之:

褚岩从小孔出来后,终于知道了为什么连章北海都会脸色苍白了。
简直是被人用力掐住咽喉,还锤击肺部,无比窒息。
他坐在床上,大口大口呼吸,也无法缓解这种情况。他甚至不敢睁开眼睛,这球型舱是如此的狭隘,墙壁和物体简直是从四面八方扑过来,要压碎他。
章北海站在褚岩旁边说道:“你要是难受得厉害,我建议你把衣领解开,起码呼吸会舒服一些。没关系的,我也经历过。”
褚岩便侧过身,解开了衣领。章北海也转过去背对着他,不再说话。也许是心理作用,一分钟以后,褚岩才渐渐恢复了正常。
他的脸上终于有了血气,但说话还是没有什么力气。
“前辈,这到底是什么?”
章北海摇摇头:“我也不知道,物理学相关......”
如果丁博士在就好了,他一定能想到什么。
褚岩没有注意到章北海的停顿,他继续问道:“您怎么确定这是物理现象?”
章北海对此淡然一笑:“我当然不确定,也有可能是人为的。但我是唯物主义者,我相信不能解释的现象只是我们的水平还不能解释而已。船上应该还有很多这种小孔,我建议请专业的人士过来考察一下,在弄清楚之前我们要保持警惕,但也没有必要过分紧张。”
说罢,章北海反应过来,微微低头:“抱歉,我越俎代庖了,褚岩舰长。”
“前辈......”褚岩没有接受章北海的致歉,他心里想对章北海说“前辈永远是前辈”,但是他知道那是不对的,褚岩只好改口:“您也说了,我们都是同志。在星舰地球上,舰长只是一份工作和责任,同志之间的沟通不需要在意这些,对吗?”
“对,因为我们是同志。”章北海的笑愈发真诚了,他对褚岩的赞赏是丝毫不加掩饰的,“所以,你也不用称呼我‘前辈’,褚岩,就叫我章北海吧。”
“章......”
那两个字在心里默默地发声,但就是喊不出口。这种感觉很奇妙,褚岩总觉得叫“前辈”的时候,章北海是一个人;倘若他要是叫“章北海”,章北海便会变成另一个人。他还是觉得“前辈”比“章北海”来得让他有距离感。而正是这份距离感,又给褚岩带来了莫名其妙的安全感。
尝试几次都失败后,这下轮到褚岩有些害羞了:“不太习惯,我还是叫您前辈吧……”

探测翘曲点的人并不多,但褚岩还是召开了全体大会,把这件事告诉了“蓝色空间”号上的所有人,并且要求他们,一经发现必须报告,不要轻易尝试进入那个空间。
章北海拒绝了出席大会的提议。来人探测翘曲点的时候,他乔装打扮了一番,在褚岩的帮助下去了另一间距离那个入口十分遥远的房间假装执勤,以防有人进入那个空间时会因为那个空间的特殊性质轻易认出他。褚岩也随着考察人员一起进入了小孔,一来他有经验可以带路,二来他还要给章北海打掩护。


别的时间内,章北海一直呆在褚岩的房间里。也就是说,目前“蓝色空间”号上所有人,甚至世界上所有人,除了褚岩,都不知道章北海还活着。


足不出户是因为“蓝色空间”号上的所有人都认识章北海。不仅是他的脸,他的声音,他的外貌,最重要的是这位公元纪年的地球人身上那种独一无二的气质,放在在太空新生的人类中实在是太过鲜明。只要被人看见,被认出来简直是百分之百的事情。褚岩不知道章北海是出于什么考虑,但是他还是完全尊重并且信任他的前辈,每日饮食也是由他亲自带给章北海。在此期间,章北海也没有闲着,刨开必要的睡觉与放松,褚岩注意到他都在进行“学习”和“计划”。


打开门,章北海果然专注地坐在在显示屏前。而且他无论坐多久,背总是挺得笔直,这甚至让褚岩觉得,过分了。
“前辈,你也说没必要这么紧张的......”
“啊……谢谢。”接过褚岩带来的食物,章北海神色才略有放松,但他的表情和语气依旧是严肃的:“边吃边说不太礼貌,也说不清楚,如果你有时间,等你完成今天的任务后,尽早赶回来,我再跟你详谈好吗?”
“详谈?”
“嗯,详谈。涉及到未来走向,恐怕只言片语说不清楚。”
说完这句话后,章北海开始用餐。褚岩知道他们的谈话暂且结束了,答应了一声“好”,就离开了房间,回到了工作岗位上。
他路过球型大厅的时候,想起了四天前他还在这里与一千两百多人一起宣誓接受章北海的指挥。他记得全息显示屏上,章北海听到末日之战的结果后,在所有人的惊呼里,只有他一个人镇静得超乎寻常,表情几乎没有变化,目光依旧平静如水。
他沉稳的目光透过显示屏,甚至穿越时空,扫到了每一个人脸上。正是这一个强劲的立场维持了五千五百人的尊严,不至于现场崩溃,所有人放声大哭起来。
他说:“同志们,我们回不去了。”
褚岩也是强忍着泪水。但他同时也把这话深深地刻进了自己的信念里,此后他思考的方向,只剩下前进。

“冬眠系统已经启动吗?”
“是的,已经开始了。‘蓝色空间’号在舰人数不包括您,共有一千二百七十三名,其中一千一百七十三名,都将在本周内陆续进入冬眠,只留下一百位保持苏醒状态,进行常规航行的值勤。每轮执勤为三到五年左右,具体名单以及执勤时间表都已经制定出来了,您随时可以查看。”
章北海点点头,但没有调出冬眠安排表,只是继续询问道:“褚岩,你觉得,这真的是一个全新的起点吗?”
褚岩反而被这个答案显而易见的问题问住了。
“前辈,当然。”
章北海的眼神明显是不认同褚岩的答案,但也没有反驳的意思。他调出了一个模拟窗口,褚岩看见它的界面简约但是内容丰富,很有章北海的风格。
章北海开始了模拟演示,褚岩很快认出了那个蓝色的点代表的是“蓝色空间”号,绿色的点代表的是地球方面,而从绿色向蓝色移动的黄点,代表了追击方面。
蓝点与黄点都沿同一条轨迹,朝同一个方向移动,但明显黄点移动的速度要快于蓝点。十秒钟后,黄点追上了蓝点。
“后续发展我都知道了,地球方面没有回应,这是一个好消息,但也足够坏。我们和他们已经注定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了。在三体的威胁面前,我们既是他们的希望,也是他们的敌人。我们做的事情,是我们正确的选择;但这在他们看来是不可理喻,是罪无可恕的。褚岩,我们是一艘诺亚方舟……他们既希望我们生,又希望我们死。所以,褚岩舰长,无论何时何地何种状况,我建议,星舰地球不要回应,不要对地球方面抱有任何希望。”
褚岩点点头:“前辈,这我明白。在诺言方舟面前,每个人都想上船,但每个人都不希望别人上船。特别是没有上船的人,他们比较倾向于所有人一起死。我们既然已经踏出了这一步,我们只能朝前走。地球,我们永远回不去了。”
听到褚岩的回答,章北海笑了一下,这笑容又叫褚岩反倒有些不好意思。这几天的接触下来,不需要再伪装自己的章北海真是越来越喜欢跟这个人谈话了。褚岩的思维模式跟他很像,平时想得也够远,够深,两人在一起交流,没有什么太大的障碍;如果有,也是一点就通。而且最重要的是,褚岩说话,真诚坦率,深思熟虑,充满智慧,而且永远点到为止。
但是他还很年轻,他的思想章北海一眼就能看透。这不禁让章北海回想起冥冥之中那道目光,是不是那些年父亲看自己,也是这种感觉?
章北海又继续给褚岩演示了许多种情况,花了整整两个多小时,其中不仅包括有地球追击星舰会发生的各种情况,也有星舰朝目的地前进期间可能会遇到的问题。
这些问题褚岩也思考了许久,只是章北海比他考虑得更加系统、细致、全面。但越是这样,两人就越意识到,他们现在正在开拓的道路,有多么的黑暗,艰难。
“资源不足是我们最大的短板,也是致命的弱点,如果地球方面派出舰队追击我们,不出意外,被追上只是时间问题。”
“我用计算机计算了一下,但因为我个人的水平限制,可能结果并不准确。如果地球方面立即开始全速追击,在五十年以内,我们就会被追上。”
“但是前辈,现在地球方面,已经没有舰队了。建造舰队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地球方面虽然资源优渥,但是他们所处的环境也比我们更加复杂。在三体威胁下,就算调动资源再建舰队,也可能更倾向于逃亡,而不是追击我们。我认为在未来一百年间,我们暂时不用考虑这个问题。”
章北海让演示动画停了下来,他把黄色的点移到了绿色的地方,并没有急于反驳他,而是淡淡地说到:“褚岩,你是看破生存死局,并且做出正确决定的人。地球方面再建舰队用于逃亡,只会重复上演诺亚方舟。”


褚岩听出了他话里的沉重,但那沉重不是给褚岩本人的,也不是给褚岩的决定的,更不是给地球上的人类的,而是给“生存”两个字的。
褚岩觉得自己的心像是绑在一颗巨大的岩石上,被章北海轻描淡写一句话,抛进了大海,向下沉没。
“而且你说到了‘现在’,应该知道,这也只是现状而已。在生存面前,我们不会止步不前,他们也不会。”
“前辈,您是说......”
“做好这种准备吧,褚岩,留给我们的时间真的不多了。”
这次黄点从绿点出发,只用了五秒,便与蓝点重合了。


-tbc-

其实写着写着感觉是星爹一手调教接班人。我至今没想通褚岩是怎么顶住压力没有返航而是达成了减速的/w



评论

热度(19)

  1. 月影_Slytherin惊之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