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影_Slytherin

=月影 个人马克转载囤货处 HP/pm/LotR 半个画手半个文手

惊之:

医院AU设定 章褚cp向 半路有车 真拉灯 不要期待了啊哈哈……






骨科主任褚岩最近有些郁闷。


自从上次维副院长说要削了章院长脑袋后,还真一不做二不休地跟院长杠上了。章院长一个不稳,从楼梯上摔下来,手先着地,折了。


任凭他怎么给病做心理工作,院长老说,伤筋动骨一百天都是迷信,都一个月了,左手也不常用,真没事了。


褚岩不开心:“院长,我是您的主治医生,您听听我的好吗……”


章院长把手一伸:“你看,真没事了。”


“这么看看不出来,您得跟我去做个检查。”


然后又开始说什么事情多,没时间,要开会,下次,下次一定去。


褚岩更郁闷了。


晚上值完小夜回家,衣服都没换,穿着白大褂直接回了卧房。


章北海正坐在床上看书,见他回来了,两手垂放在书上。


“怎么了?”


“院长,能不能考虑修改一下值班制度……”


褚岩倒在床上,脸闷在被子上,声音听起来很没精神。


“大夜连小夜,一周八天班,我倒是没关系,咱们的小护士回家不安全。”


“护花使者,辛苦了。”章北海把书合起,放到了床头柜,“你也知道,最近医院……大问题不解决,这些制度再完善,只是隔靴搔痒。”


“难得维副也支持你,怎么董事会那边就是通不过呢。”


“他们有顾虑是正常的,这方面,我们是第一个吃螃蟹的人。”章北海叹了口气,“时间不早了,睡吧。”


“等一下。”褚岩爬起来,拉住了章北海要关灯的手,“院长,您现在没有工作,也不用开会吧?”


章北海一愣,旋即把手伸给他,笑道:“你检查,我真没事了。”


“您的话啊,有时候听起来再真诚也不能全信。”褚岩伸手扣住章北海的腕关节,拇指和食指错开位置,稍稍用力,章北海的嘴角就扯了一下。“您看,这样都疼。我的病人,对主治医生就不要隐瞒病情了好吗?您之前的骨擦音我可是听得清清楚楚。”


褚岩起身,去翻他的医疗箱。家里有两个医生就是这点好,常用不常用都备得齐。


“不好好治疗怎么会好呢?”褚岩一边给他敷着药膏,一边念叨他,“您的固定也没够时间就卸了,平常左手又不怎么用;气血不通,恢复又慢;耽误最佳治疗时期,还不让我说。您再这样,我就要叫东方主任提着您去做全身检查了。”


说到东方,两个人对视一眼,都笑了。


“褚大夫,因为这个做全身检查的话,被院长知道了,按医院照规定,可是要受处罚的。”


褚岩横了他院长一眼,把他的左手细细放到床上,顶嘴道:“只要您做,受处罚就受处罚吧。说到底,还不都是因为您平时太不注意自己的身体了,害得主治医生只好出此下策……”


褚岩把章北海的眼镜取下来,放到了床头柜那本书上面。


“像您这种极不配合,耽误疗程的病人,按照我们医院的规定,才应该……”


 




“明天可不是周末,还不睡觉?看样子,值班制度是真的要改了。”


“院长,值小夜不用上早班可是唯一人性的地方了。您不用值班,可不知道多累。”


褚岩原本就比他高,现在还跨坐在他身上,那张念叨嘴越发够不到了。


章北海的手不方便,关灯之后,衣物都是让褚岩脱去的。他的主治医生在完成工作后,用他那只健康的左手抬着他的下颔骨。章北海也顺势昂起头,露出脖颈,让褚岩那只健康的右手,如同检查一般,从下颚沿着脊椎滑下,用力地摸索着他胸前的骨架形状。


“累吗?褚大夫,我看你现在挺精神的。”


“那是因为院长您之前的作为实在是……”


“是什么?”


没有回答。只感受到褚岩脱下了裤子,章北海伸手摸索着去拉扯那条和他瞳色一样棕黑的领带,反倒把人带了过来。章北海的右手垂下,放置于褚岩左右髋关节中间的地方,他粗糙的掌茧紧贴着褚岩炽热的皮肤,连血管的跳动都能感受到。褚岩哼了一声,脸也红了几分,章北海笑着问道:“欠教训吗?”


“院长,您知道我不会这么说您的……”


褚岩主动的吻完全不似他整日打交道的骨那么冰冷强硬,倒更像是血,隐匿于脉络的迷宫中,欲拒还迎里攀附而上,热诚滚烫。


带有微薄香味的透明液体被手送到深处,褚岩向前挺着腰肢,让深的伸直了,更深。章北海甚至能感受到褚岩别过脸的时候,断断续续的气息打在自己的脸上。微热的情欲旋起一个个小型漩涡,透过皮肤深入骨髓,再扩大成千上万倍,搅得人也疯狂起来。


章北海抬身,凑过去舔他的耳朵。


“我的主治医生……我要开灯了。”


“院长……!”褚岩的音调陡然降了下来,他慌张地摁住章北海的肩膀,然后去扣他的右手,带着卑微的语气恳求到:“请您不要开灯……!”


他是属于黑暗的。从内心深处喜欢这份看不真切,叫常人恐惧的环境。他在此随心所欲怎么放肆都没有心理障碍,他甚至还会主动去做很多事情,反而叫章北海不适应。褚岩心里清楚,被光暴露,他心底总有面具卸不下。


所以,当光出现,他抬起手臂挡住了视线,妄图在浅淡的阴影里苟延半刻。


“没什么好在意的,我的医生。”章北海拿开了他的手臂,笑着安抚道:“你应该知道,都是正常反应。”


“院长,您明知道……”


“我知道。这也的确是你的正常反应。”


“所以我才困惑啊……”


褚岩紧闭着眼睛,努力不让自己跨坐在章北海小腹上的双腿因为紧张而夹痛了他的院长,好让章北海的手能继续抚慰他涨得比脸还红的地方。褚岩的声音也自动调到了最小,再被他颤抖的唇齿因为犹豫而来回烫染几次,正温柔地舔舐他胸口突起处的章北海除了他激烈的心跳,几乎听不见任何实质性的内容。


“为什么……”


他的声音被章北海的动作搅弄得愈发细碎了。


当尾骨后处被人探索,害羞脸红而不敢视人。却又顾忌着自己的病人,叫他把手放下,自己来动就可以了。褚岩最危险的陷阱就在于,你不知道他盈满雾气的眼角到底有几道比他剔骨的手术刀还锋利的目光,也不知道他因为压抑着喘息而走调的呻吟里有几分真心愉悦的情欲。章北海要熟络迷宫的每一道路口,像舵手一般准确掌握船只走向,才不至在这奔腾的洪流里被冲失搁浅。


挂在胳膊上的白褂下摆被褚岩用于遮挡交合处,布料起伏的舞蹈却毫无保留把动作披露,褚岩弓着腰,撑在床上前后蹲伏着。他不敢去看,闭着眼睛,却又听得更加真切。


他的病人用他那只健康的右手扳正了他的脸。


“院......哈......院长......”


另一只手则覆上了他紧闭的眼睛。


“可以不看我,但名字要叫对。”






“院长,您昨天跟我说好了,今天要和我去做检查的。”


章北海正收拾着准备出门,褚岩便叫住了他。


心说逃是逃不过了。章北海僵硬着身子,回头一看,褚岩披着衣服,倚靠着卧房的门框站着,手里还拿着手机,皮笑肉不笑。


“您还特意把我闹钟关了,对吗?”


“你今天不是没早班吗?”章北海扯了一下嘴角,没想到折腾到半夜褚岩生物钟还是这么准时。他尽量笑得自然,也放轻了语气,解释道:“想要你好好休息,于是帮你把闹钟时间推后了两小时。”


“看样子您是不想要我陪着去……”褚岩低下头,随便划拉了下,解开锁开始拨号码,“那我打电话给东方主任好了,让她提着您去。”


“一项一项,好好检查。”


权衡利弊,在褚岩按下拨号键前,章北海投降了。


“我等你十五分钟,收拾完我们一起出发。”


“真是荣幸,能让我们章院长‘悬崖勒马’,终于知道爱惜自己的身体了。”褚岩这才把手机收起来,满意地笑了,“不过,本来也就是说好了的,只是院长您老是放我鸽子,这点可一点都不像您的作风。”


“是是是,我‘我悬崖勒马’。”章北海把公文包放回沙发上,然后走到褚岩前面,“那你是不是也该‘痛改前非’了?”


“唔,我?”褚岩低头看向章北海,“院长,您说什么?”


“昨天不是说好了吗,要叫我什么?”


“啊......啊哈哈,那个,院长......”


褚岩立刻把视线挪开了。


“我,我去换衣服了……您稍等片刻......”


这家伙还是老样子。这下换章北海靠着门框,看褚岩因为紧张而手忙脚乱找衣服。


“你的大褂我早上洗了,换新的吧。”


“您都不说一声......!”褚岩意识到自己的声音太大了后,又委屈地压下语气:“我就带了那一件……这下好了,不穿着它去上班,被院长您看到了,又要受处罚。”


“都湿透了,不洗也没法穿。”章北海走过去,把衣柜打开,白褂在一排西装外套中很是显眼。他随手取了件,递给褚岩。


“穿我的吧。”


“院长……”


“还叫‘院长’。”


“章......”


“嗯。”


“院......”


“嗯?”


“......”


“……”


“咳……嗯……北、北海。”


你说一个成天跟硬邦邦的骨头打交道的人,怎么脸这么容易红。





评论

热度(2)

  1. 月影_Slytherin惊之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