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影_Slytherin

=月影 个人马克转载囤货处 HP/pm/LotR 半个画手半个文手

【章褚】扬帆1

惊之:

文名来自我锥。瞎叨逼的脑洞,bug一抓一大把,随便看看就成了,别放心上。
毕竟从原著里洞脑洞,实在是洞不出啥。



褚岩第一次看到翘曲点是在他的房间里。
当时他正躺在床上准备休息,并没有注意到这片独立的安宁里有什么异常。但当他侧身准备进入睡眠时,他迷糊的视线里凭空出现了一抹黑色。出于军人的直觉,这种危险的颜色叫褚岩的疲倦被一扫而光。他翻身而起,快速退到门边,武器准备就绪,充满警惕地观察着情况。
原本平整的白色空间的舱壁上出现了一个直径三十厘米左右的圆形小孔,孔面边缘光滑,呈有镜面效应,上面正反射着他紧张小心的表情。
时间很过去了三十秒,什么也没有发生,这叫褚岩有些纳闷,但是想起水滴,他不得不加倍提防。
他走过去,轻巧得像一根羽毛,但他的神经紧绷着,感知像蜘蛛的网一般铺满了整个球形舱,他在其中收捕着一切潜在的变数。
目光通过这个小孔,他看见了很多圆型断面,有的看起来像是管子,有的看起来像是流动的液体,还有许多奇怪的片段。褚岩注意到,它之所以呈黑色,并不是因为它像一幅画一样,铺的背景色是黑色,而是因为这里面没有光。里面的物体是遵循透视原理的,如果不是床头灯的光线透入进去再反射出来,他的眼睛也看不见别的。
这不是平面的黑色的圆,这是一个内部没有光源的空间。
但为什么这里会出现一个奇怪的空间?难道这也是三体人的“神迹”?
褚岩决定紧急召集副舰长与另外几位中校一起过来商讨这个问题。
他刚打开通讯系统,黑色的小孔里有什么东西朝这边接近。这简直是了无一物在太空里能听到对方说话一样惊悚,褚岩的瞳孔骤缩,舰长的经验叫他贯彻了当机立断的水准,顾不上发出指令,他第一时间选择了拿起枪朝那里不断开火。不管那是什么,如果是活物,先叫它死了再说。
三秒钟后,一张模糊的人脸出现在他面前,那张脸褚岩绝对不会记错,也绝对不该出现在这里。斟酌在瞬间完成,褚岩选择了再次举起了枪。如果是幻觉,那最好;如果是三体人的计谋,也不差;如果是本人,对不起。
那人面对这一场景,眼神里没有太大情绪波澜,只是停下了接近的动作。他说话听起来十分吃力,但是语气依旧平静自然:“褚岩,是我,章北海。”
褚岩没有松懈下来,眼神反而更加警觉凝重了。看样子,他后半辈子对此事愧疚与否的概率从百分之三十三变成了百分之五十。他知道自己无法相信这件事,所以他还是选择了开枪。
这次目标十分明确,褚岩精准地,冲着“章北海”的脑袋连开了三枪。然后是他的心脏,腹腔。三秒之内,褚岩面无表情,冷静地,并且用力地扣动了九次板机。
他知道他的决定是正确的。无论是出于何种假设,最好的情况就是,那人是真的章北海。
作为舰长,出现这种诡异的幻觉可不是什么好事。所以,比起幻觉的说法,他更倾向于相信这是三体人搞的鬼。但双方实力相差悬殊,如果始作俑者真是三体人,可能“蓝色空间”号将止步于此。但如果他杀掉的是真的章北海,全舰安全,毫无损失,最多只是自己额外多了一份微不足道的愧疚而已。
反正他已经杀过他一次了,为了“蓝色空间”号这粒火种,褚岩清楚自己并不介意再做一次恶魔。
待光芒散去后,褚岩的右手紧握了一下枪柄。
那人影出现在了另一个诡异的方向,那是褚岩如果不用双眼看见,根本无法想象的方向。“章北海”不但没有倒下,稳了一下身形后,仅仅只是走了几步,与褚岩的距离蓦然缩短一半!
现在,概率清零,褚岩知道自己不用愧疚了,这是三体人的把戏。
一股寒意从脊椎处冒出,像决堤的洪水一般,迅速弥漫了褚岩全身,叫他扣着板机的手指僵硬不堪。水滴覆灭全舰队的末日之战的场景在他头脑中闪现,接二连三绽放的火花,轻易地把人类的希望燃烧成灰烬。这噩梦般的场景同时让褚岩瞬间恢复了理智。很明显,进攻对那人无用,于是趁着那人还没有杀死自己之前,褚岩决定先向全舰发出四级警报和撤离命令。
在他调出界面的同时,章北海虚弱的声音从小孔那边传来,他嘴角甚至还有一丝歉意的微笑:“如果我是敌人,我早下手了。‘蓝色空间’号舰长褚岩,我是‘自然选择号’执行舰长章北海,对于你看到的一切,我可以解释。但现在我的时间和氧气都不足了,光凭我一个人的力量过不来,你能先拉我一把吗?”

清零的概率又变回了一。褚岩拿枪指着章北海的脑袋听他讲完来龙去脉后,开始了略带慌张的道歉。
看着开枪沉着冷静的舰长这副扭捏的模样,章北海笑得很宽容,甚至是赞赏地说到:“褚岩,不用道歉,你的每一个抉择都十分正确。除了最后救我。”
“前辈......您这样说真是........”褚岩有些汗颜,头低得更深了。面对章北海的目光,他总觉得自己更像个孩子。
他当然不为自己的抉择有一丝后悔,但一些东西回想起来,总还是叫人难以摆脱心理负担。褚岩的眼神和双手一样无处安放,于是他注意到,因为缺氧,章北海面色有些苍白,而且他喘得有一些厉害,像是从太空回到地面那样的不适应;他的太空服上,左小臂和面罩左侧也都出现了很严重的损伤,褚岩知道那都是他的枪留下的。
褚岩便提议,先做一个检查,看有没有受伤,顺便把这套衣服换下来。
章北海拒绝了检查,他说时间紧迫,把衣服换掉就可以了。
褚岩潜意识里觉得自己不需要询问章北海的目的是什么,于是他只是回答:“前辈,那您暂时用我的太空服可以吗?您也知道,现在资源是很宝贵的东西。”
“当然。”章北海点点头。接过太空服的时候,褚岩再次躲开了他的视线,章北海愣了一下,便认真地看着褚岩,语气十分诚恳:“那件事你做得很对,因为这个正好出现在我站的地方,所以我活下来也只是一个意外。开枪也是正确的选择,那也是你作为舰长与军人必须要做的事情,作为军人,我十分理解你的行为,所以,请不要再抱有心理负担了。你是我的同志,我们的目标都是一致的,为此牺牲是我们的幸福。于公于私,我都要谢谢你。褚岩,谢谢你为人类文明保留了一粒火种。”
章北海发自肺腑的一席话叫褚岩十分动容,他坚定地点了点头,正视章北海的目光,敬了一个军礼。
章北海微笑着回礼。

“前辈,如果不是亲身经历,我绝对无法想象。这里也太神奇了......”
“我刚开始进来的时候,感觉和你一样,适应了就没事了。”见褚岩有些站立不稳,章北海关切地问:“你还好吗?”
褚岩回答的声音很小:“谢谢您的关心,我很好......”
然而章北海的神情自若与褚岩紧绷的表情对比太过鲜明,章北海会心一笑,伸手扶住了褚岩。褚岩半睁着眼睛,发现章北海的手是从一个三维空间没有的方向伸过来的,而且章北海在太空服里的胳膊他看也看得一清二楚。不仅是胳膊,他的血管,骨肉,血液,细胞,所有细节,都看的一清二楚。正是这种扑面而来的巨大信息,他感觉自己的大脑又要爆炸了。
褚岩进入小孔的空间后,花了不少时间才适应这种眩晕感,还有无限细节压榨脑容量的感觉。他很诧异章北海竟然能够忍受那么久,还能思维清晰不断地行走以寻找出口。这个男人的计谋与隐忍实在是叫人难以揣度,不愧是能成为星舰地球之父的人。
“我掉入这里后,由于它的特殊环境,次声波氢弹对我并不起作用,我便得以躲过你们的攻击。但是太空服不比宇航服,自带的备用氧气并不够多,我只能不断地寻找出口,好在是你们,从那个方向及时靠了过来。”
褚岩疑惑地问道:“那您为什么不从入口出去呢?躲过了攻击,‘自然选择’号便是最安全的‘墓地’了。其他幸存下的飞船会很快靠近它,您只需要等待就可以了。”
章北海便回答道:“我出不去。并且,在那种环境下,我也不能在‘自然选择’号里堂而皇之等待你们的救援。我也很想回到入口处,但是我发现入口是会变化的。或者说,是‘自然选择’号移动造成的。等我适应过来,并掌握了如何在这里行动自如而不至于伤到自己,入口已经到了太空中。我在太空中待不了多久,所以我只能保持在‘自然选择’号里移动。很快,我看见‘蓝色空间’号朝这边驶来,起码我可以从入口进入‘蓝色空间’号。更幸运的是,出口也被我找到了。”
说到出口和幸运,褚岩又露出了不好意思的笑,但是没有再提。
“机会难得,试着走走吧。”章北海提议道。
褚岩试着动了动,这并不难,难的是要适应无限细节带来的眩晕感和堵塞感。
“你的手不要乱动,小心会碰到自己的内脏。”章北海在一边提醒道。
褚岩不由自主把目光投向他唯一的同伴章北海,章北海接收到他的信号后,笑了笑,满是鼓励。这让三十七岁的褚岩突然想起了“蹒跚学步”这个成语。这位四十五岁的男人,眉宇间沧桑却内敛,深邃又包容,笑容里有父亲一般的慈祥。




-tbc-


标个tbc很没有说服力...
如果手边另外两个坑有灵感的话 我感觉这个会随时弃掉😂

评论

热度(18)

  1. 月影_Slytherin惊之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