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影_Slytherin

=月影 个人马克转载囤货处 HP/pm/LotR 半个画手半个文手

【(隐)丁仪/汪淼】真言。(ooc慎入!)

_绯星星星星starling☆:

配对:丁仪/汪淼


分级:PG-13(清水)


Summary:喝醉酒。我心里最后的真实。


PAY ATTENTION TO THIS!


角色不属于我。但我对我笔下一切OOC负责。


----------------------------------------------------------------


他又做了个好梦。他骗自己。


巴拿马运河的水变成浅浅的粉色,也许是刚刷过白漆的钢铁厚度均匀的叠在水面上,那块水域的水色尤其深些,血红色从那处晕染开来,空气里是令人作呕的铁锈味儿,这是梦。


汪淼的目光无意义的乱晃,记录下来河滩上穿着沙滩裤的,被齐整切割开的引航员,切口整齐得像光滑的镜面,肠子从断口里流出来,这是梦。


他木然的低头看水面,不知道是谁的半截手指随着波浪上下浮动,旁边又飘来半张脸,同样有着无比光滑的断面,这是梦。


他只听见发动机发出的无意义的隆隆的哀鸣,而死去的人们的声音在发出之前就已经变成了怪异的咯咯声——他们的声带已经被最精密的手术刀切割开来了。他身边站着的人对这一切都没有任何反应,他自己则几乎已经崩溃,但他的意识要比他想象的更坚韧,他的僵硬的骨架和过度兴奋的神经强迫着他直视着自己亲手造出的艺术品如何诡美的切割世界。


这是梦。操他的。


随后他醒了。仍然是木然的。他把手按在胸前。心脏还在跳动,强劲的,这很好。他于是坐起来,一堆纸从他胸口滑了下来,轻巧的落在地板上。哗啦哗啦。哗啦哗啦。汪淼这才发现自己睡在沙发上,赤着脚,连眼镜也没摘下来。他摘下了眼镜,随手扔在地板上发出啪嗒一声轻响。他机械的弯腰从脚边摸出一瓶酒,发觉只剩下了浅浅的一点点。


汪淼把最后一口酒灌了下去。一点点威士忌顺着他的唇角淌下,向下流入脖颈,最后浸湿了他的没有熨平的领口。他仰躺回了沙发上,随手把空的,脏兮兮的酒瓶扔在地上。他打了个哈欠,没戴眼镜的一双眼睛视线四处乱飘。他瞥见丁仪横躺在地上,歪着头打鼾,怀里抱着一个酒瓶,空的,酒在他的前襟上留下一大片浅色的痕迹。现在不是梦了。他的木然得到了一丝释放的余地。他那被酒精过度麻木的神经几乎没法牵动着他的身体跟上大脑的指挥。他躺在沙发上,手垂着,勉强的回忆着也许是昨晚又或者是一个星期之前的晚上的破事儿。宿醉的一切副作用通过他的脊髓从大脑一路传递到他身体的每一个角落,他没办法集中精神,于是放弃了。他重新坐了起来,捡起了眼镜。


地上是一地的凌乱的酒瓶,下头压着稿纸,随便捡起一张就能看到汪淼的严谨的字体,空白处穿插着丁仪的字,潦草简短得怕人。这些都是对三体世界的设想和关于太空电梯的设计——这些放在往常,都是教人笑掉大牙的异想天开。汪淼几乎不大重复翻阅它们——它们密密麻麻,织成的网把汪淼整个拢起来,教他喘不上气,并且,丁仪会完美的确保它们的每一处地方都是合乎理论的。


手机在他的裤口袋里震了一会儿,它竟然还有电。翻出来,是妻子打来的电话。汪淼盯着那个熟悉的号码看了一会儿,面无表情的掐掉了,弹出了未接来电的显示,一页页密密麻麻全是她打来的。他感觉有些烦躁,长长的呼出一口浊气,随后站起身,赤着脚走到了阳台上。


丁仪的房子离作战中心不远,他站在阳台上往远处看。大清早的北京,铁灰色的天蒙蒙亮着,远处的朝阳从钢筋水泥里挣扎着爬上岸来。三体游戏里的三颗星星在他的视网膜前尖叫着跳着舞,而他假装自己没有看到。没有倒计时,一切完美。他对自己撒了个小谎。


从巴拿马运河回来以后他就一直住在丁仪这儿,这事儿没告诉过妻子,他宁愿假装自己的那个小小家庭从来没有存在过——他根本无法想象自己的孩子在日后生活的模样,他才六岁,嫩芽似的年纪。


汪淼索性再不想了,在这种事上他只能选择逃避问题。他万分清楚的明白自己不可能做什么救世主的,他的太空电梯的设想哪怕有那么万分之一的可能性被拿去实践,那这也仅仅是人类走入太空的第一步而已,接下来的几千步几万步的难度,这是在建造通天塔,头顶随时有神罚降下。他们比任何人都要清楚在将来人类会时时刻刻生活在对他们远在宇宙那头的敌人的恐惧之下,尤其是汪淼全程参与了对三体人的追踪,他是三体文明强大能量的第一个体验者,但也不会是最后一个。他无法逃避却只能逃避,他感到不公平,这一切全都是被硬生生强加在他身上的。他曾经无数次想这件事情不该牵扯进她和孩子来,但避无可避退无可退,他无法对他唯一的家庭撒下弥天大谎.......


但丁仪有时会猜想,大概汪淼只是无法忍受在他承受巨大恐惧的时候,仍有人能享有悲哀的无知的幸福。


现在他们没日没夜的喝酒然后写一写太空电梯这类过去被视作“毫无意义”的玩意儿。纳米中心的领导大约是听到了上头的吩咐,给汪淼放了大假。现在没人再来叨扰这两个最可悲的科学家了,只有大史偶尔来陪他们喝上一杯。汪淼头一次觉得轻松,而丁仪对此几乎毫无反应,他是那种死在家里都不会有人发现的人。


但是丁仪敏感的知道这种日子不会持续的太久,他知道他们在少得可怜的清醒时光里写下的那些东西的意义。他也知道汪淼也清楚,但他似乎不在乎。汪淼已经麻木了,但他清楚汪淼是一个怎样坚定的人,他所接触的或被迫接触的一切都使他越发的趋向于像叶文洁了,到最后他只会为一个近乎无法实现的目标而奋斗,没人能改变他的这个目标。


那个目标就是,把狗娘养的三体人从地球上踹回他们的狗窝里去。


Fin.


----------------------------------------------------------------


其实是像汪淼的未来预测一样的.....。大刘没有给汪淼未来,我们只能知道他安稳的活到98岁。大刘没有给汪淼过去,我们只知道他是个年轻的应用物理院士。他有个孩子,有个妻子。但这全都不是我想要的。我希望汪淼有一个完整的轨迹,所以有了这篇......呃,预测一样的东西吧。大概是老汪的心理状态的改变。他接触的都是被迫的,他本来应该与这整件事毫无干系。但他就是这么一个契机,新一代人形自走摄像机xxx。


有机会会试着写写汪淼的青年时代......吧。


他真的是我最喜欢的角色。


就这样。

评论

热度(36)

  1. 月影_Slytherin_绯星星星星starling☆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