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影_Slytherin

=月影

seer/HP/pm/LotR/AC/Zelda/逆转/水浒

半个画手半个文手

斯赫/贾迪/宋吴/御冥/神千/夕心/玻海

手印

距离他按下深绿色的手印,写下自己想要成为一名动物科学家,岁月已白驹过隙,他竟然丝毫不再记得这个理想。站在书架前,他被那翻飞的时光烟尘呛出了眼泪。那样苦涩的棕灰色感觉,此刻在他喉咙背后抓挠,迫使他穿过层层表象的迷障,看清这样一个事实:若他跟随了自己的内心,成为了一名动物科学家,一切尚且还有挽回的余地。他在这人生轨迹中犯下的许多过错,都是因为他偏离了轨道。他桌下压着的世界地图,难道不是一次也没有细细看过吗?他难道不是五谷不分,身体瘦弱,与土地毫无联系吗?他接触最多的动物只是人类罢了。不是说他专想批评人类,但——和动物比起来,人类好差,好弱,人类掀起的这些烟尘把他埋在了脚下,不断践踏,他也没有挣扎的办法。


早知如此,当初坚持这个理想就好了!但他看着那手印,把自己的手掌放上去,也无法感受到任何穿过时空的共鸣。他无法回忆起任何细节:为什么是“动物科学家”呢?为什么不是“科学家”或者“天文科学家”,或者“演员” “作家” “建筑师”呢?哦,他想起来仅有的一件事:那时候人人都是想当科学家的。他把沾着深绿色颜料的卡纸塞回去,挥手驱散飞扬的尘土,拿着蓝色的湿抹布徒劳地擦拭着书架的角落。既然如此,他写下“动物科学家”可能仅仅是一种温和的举动,恰到好处,不冒尖,也不落俗。


对,这样想就合情合理了。他无力地扶着墙,坐在了椅子上。本以为这考古学一般的发现,这尘封的记忆,是一种有力的证明:证明他在人生开始不久时,天性还完好时,是有勇气选择真正的好理想的。椅子吱嘎作响,他抹掉眼泪,在阳光和灰尘中静静地坐着。然而并不是——并不是。他并不热爱动物。他能数得过来的动物,都是猫啊狗啊,鹦鹉兔子,老虎豹子,这种大家都知道的动物。他花了太多时间和人打交道,也不曾养过宠物。你看,其实他从一开始就劣质得连理想也是用修辞学精打细造的。


他不信邪一样,再次从书架里抽出那张卡纸,左手掂着抹布,右手颤抖着按在那深绿色的手印上。这一次烟尘都暂停了,阳光都凝滞了,动物们屏息凝神,人类也堪堪退场,只留着他一个人,一个人站在这舞台的中央,准备迎接回忆里的共鸣那滔天巨浪般的重生,好把眼下的自己炸个粉碎。

评论(3)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