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影_Slytherin

=月影

seer/HP/pm/LotR/AC/Zelda/逆转/水浒

半个画手半个文手

斯赫/贾迪/宋吴/御冥/神千/夕心/玻海

风雪山神庙那段打戏绝佳,火光冲天暖色和雪夜刺骨冷色的冲撞,林冲一人孤胆英雄和陆虞侯一众鼠辈的对比……


p2是昨天忘了放的加亮

误算太池面了,不断赶剧情见他,耽误了练级,冠军战居然输了一次

难道这就是丰缘冠军的独门战略吗

撒格利加,晶莹的暗影
还在玩游戏的时候很喜欢的精灵

随手临摹了官图,仿佛找回四年级的乐趣……送给@粥夜宵 !

无声房间

他的办公座位在屋子的最后面,靠近另一扇门,也就意味着如果她不想被所有其他老师看到,可以从另一扇门进去,短促而焦急,公事公办。这一次她没有这么做。空荡的办公室里,只有静谧陪伴着他。她走过那些或凌乱或整齐的卡座就像一种证明。

“多年以后,你的每一次行为都会成为一种竭尽全力的自我证明,每一次与情感相关的举措,尤其是成功的那些。你自然流露的魅力,让某个男人目不转睛的某个瞬间,你会觉得我在那里,在旁边注视着你,评估着你。你会想要证明给我看,看你的成长,看看你能做到的究竟有多好。你等待着我的评价,你急于推翻当年你在我面前的笨拙和稚嫩。”

“你无法摆脱我对你的影响。我先于所有人,在你的反射神经上印下了不可磨灭的记号。一种没有意义的记号,仅仅是彰显我的存在,然而却是那么重要,对你而言是那么重要。多年以后你都以为你自己忘记了这些事情,但其实你永远不会……”

萧睿叹了口气,双手撑在办公桌上。刚才他一直没有看着许小川,现在他看过来了。他的肩膀耸起,好像刻意地描绘着自己的无奈。

“就像我永远无法忘记你一样。你也在我的脑海里烧毁了一座桥,烙下了滚烫的痕迹。”

“什么样的桥?”许小川安静地问道。青色的灰尘盘旋在这记忆中的场景里,一切在斜射进百叶窗的夕阳中显得扑朔迷离。她的安静是富有涵义的安静。在这一刻,我们很难衡量他们之间的平衡究竟倾向何处。这不是一个二选一的问题。这不再是当年简单的力量不对等。萧睿已经不再全面地笼罩在许小川之上。

“这只是一个表述。孩子,你是知道表述的力量的。”

“我不想……我不想继续在你的影响之下生活。”许小川坦诚地说。“你,或者没有你,任何中间阶段,中和状态的妥协都不是妥协,不是解决办法。”

她没有说出来的是:而现在我理应在“没有你”的那一边站稳。萧睿知道这一点。他想要扳回一成。

“你知道在我们一起相处的时光里,最具震撼性,对你的人生进行了最彻底的掌控的是哪些时刻吗?”

“我会说是在落地窗前,那天晚上。”

有很多在落地窗前的夜晚。

萧睿摇摇头。不是的,就是这些时刻,就像现在这样,你敬畏地站在我的办公座位前面,用那样的目光看着我,看着我好像我并不是我,而是你所需要的一切,是你空白的记忆中不可或缺的一环,好像我曾经是而现在就是你的全部世界。你知道在我面前可以丢掉一切,你的一切,你一切的完美或者不完美,因为对我来说它们微不足道,只是归属于少年时代的那种琐事。你的感受太过宏伟庞大,这是你的特质,你的敏感的思维就像一个浩瀚的房间,吸收着每一滴生活的声音,理解全部使你疲倦的细节,这使你秘密地身处崩溃边缘。而我——我完全明白这样的感受。我并不需要填满这个真空,我只需要存在于其中,站在台阶上,聆听寂静将我环绕:你的寂静;我们都是沉默的生物。我只需要存在,掌握你的全部,就像现在这样,我松开我的领带而你伸手解开我的衬衫扣子,一颗一颗往下,你把我的衬衫向后推,你环住我的腰,你仰起头亲吻我,抱怨被我的胡子刺到,而我等待着你献上完全的忠诚,我的手扣在你的后背将你拉近我。而我不会回应得太深。你的手停在我的腰带上,而我离开你的双唇。这些都不曾发生但烙印已经打下。早就无可挽回。从你用那样的目光看着我开始,接下来发生什么都不再重要。你以为你和我分享的是寂静,实际上你献上了你世界里全部的声音。而我以为我仅仅是推门而入,实际上我已经被你固定在那里,究其一切,以后的日子里我都逃不出你的真空。你的目光。因为我品尝过你的全世界,你的房间。再也不会有人向我打开这样的房间。

他们无声地面对着彼此。

后来萧睿说,“或许是的。就是落地窗前的那个夜晚。”